人氣連載言情小說 我的屬性修行人生 滾開-131潛 上閲讀

我的屬性修行人生
小說推薦我的屬性修行人生我的属性修行人生
张荣方远远看着牛车靠近,视野也逐渐放大,清晰。
他心中有些感慨。
之前在谭阳城,他确实做得有些过火了,最后才会被卷入各种冲突旋涡中。
但这其实也不怪他。
若非他的上级一个个都有问题,他又怎么会暗下杀手,把他们全部和谐。
这个世道就是如此。
‘你不杀人,人便杀你。’
张荣方心中暗自决定,这次一定好好过日子,潜伏三年,等到时候,自己估计已经踏入了不知道多强的层次。
到那时.
再想做什么就轻松多了。
‘嗯,这次一定好好生活,不给姐姐他们添麻烦,不乱杀人。’
回想起金翅楼差点屠城的恐怖举动,他现在心中都有些后怕。
忽地,他视线看到城门前,有数名似乎是外出踏青的公子小姐,其中一人眼神微动,朝他凝视片刻。
此人手上轻轻一晃,闪过一块特殊羽符。
那是金翅楼的接应之人。
张荣方回以点头,两边不做过多交流。
他做为前来府城坐镇的九品灵级,和本城的鹰级,可以不用多少联系。
只要关键时刻出手救场就行。
很快,车队抵达城门前。
那等待的几个差人连忙迎上来。
“荣方公子,商事大人和鱼夫人命我等在此接待,在下赵恒宇,是这边管辖进出商队安全检务的负责人。”
“原来是赵大人。”张荣方下了牛车,朝对方拱了拱手。
牛车里其余几人听到,都是眼神纷纷变化。
原本他们一同随行,还以为张荣方只是富家公子,却没想到.这是官宦人家啊。
张荣方不以为意,转身朝车里拱了拱手。
“几位老哥,同行便是缘分,咱们后会有期。”
“公子客气了,后会有期。”
“小公子有礼了!”
几人纷纷回礼。都是感叹张荣方回如此有礼。
“小公子第一次来巫山,这地方人杰地灵,有时间,老赵我可以带您去周边逛逛,我家那闺女也和你一般大,到时候也能一起做个伴游玩。”
赵恒宇一脸憨厚老实样的笑道。
“你可行了吧,你家那闺女都什么鬼样!让她来陪小公子,小公子岂不是要被吓死。”
一旁的同僚顿时笑骂道。
赵恒宇听了也不生气。
“去你们的,不就是胎记多了点么。大人不也是一样找到漂亮好妻子了?”
他这话顿时就有些不对味了。
张荣方看着这几人,明明看似在说笑,但听着在心里就有些刺耳了。
这是在说他姐姐攀附权势,故意找丑人?
可对方又是一脸真诚的笑,让他不好直接说话反刺。
“好了,既然小公子到了,你们两个就带路送去商事府里吧,我就继续当差了。”
赵恒宇一脸让人分不清真假的笑。
张荣方也不多说,只是抱了抱拳,跟着其余两人往城门内走去。
不多时,在城门内,上了一辆早已准备好的马车,车子一路前行,朝着商事府赶去。
此时城门处,金翅楼的几个混在百姓人群里的身影,才缓缓消失,隐没入茫茫人流。
马车平稳加速,张荣方一路上一言不发,心中不断想着和张荣瑜见面的情景。
他继承了前身的大部分记忆,但因为不是自己的,所以很多都不被在意,慢慢淡化了。
此时回想起来,父母的面孔模糊不清,还在前身很小时候就记不清了。
记忆里唯一清晰的,不变的,就是姐姐张荣瑜。
她从女孩,到少女,到青年。
一张张面容逐渐从稚嫩,到成熟。
但从始到终,从最初到现在,她一直看着前身的,都是担心的眼神。
“荣方!”
忽地一声女声从车外传来。
马车缓缓停下。
车门还没开,一个身穿锦衣的粉裙女子便快步走到车边,一把拉开车厢,看向坐在里面的人。
张荣方连忙下车,还没站稳,便被女子一把抱住。
对方抱得很紧。那种仿佛生怕他又跑掉离开的感觉,仅仅只是一个拥抱,便油然传递出。
最強前妻:狼性少尊請住手 小說
“你当时为什么要自己一个人乱跑!?你不知道很多地方很乱的!你知不知道.我当初一个人找了你多久.”
张荣瑜明明来之前,想好了绝对不说教,可真站在了弟弟面前,她却终究忍不住,眼泪迅速盈满了眼眶。
嘴里说个不停,明明是抱怨,可心里的酸楚和担心却不断涌上双眼。
“我这不是没事么?”张荣方张了张嘴,姐姐二字终究没第一时间说出口。
他任由对方抱住自己,身体多少有些不自然。
毕竟张荣瑜还是个前凸后翘的大美人,否则也不会轻易能和如今的姐夫站在一起。
要知道就算是面容丑陋,可姐夫是地地道道的灵人,是如今大灵贵族。
这样的人,就算有缺陷,也一样会有不少漂亮女子愿意倒贴。
但真正做到的,就只有张荣瑜一人。
张荣方抬起头,看向府邸大门前,那里站着一个戴着半边黑色面具的高大男子。
男子眼神柔和的看着他,眼里同样有担心,有责备。
“这次回来,就别走了,你在外面一定吃了很多苦,回来好好休养一下,我和你姐夫已经说好了,我们现在不愁吃喝,你就好好学学文,习习武,想做什么做什么。”
张荣瑜松开弟弟,擦了擦眼泪,迅速道。
“额我就是来看看你,不过暂时是不会走了。”张荣方回答。
“你还想走?你还在怪我?”张荣瑜忍不住浑身一颤。
当初弟弟离家出走,就是因为她攀附权贵,如今
“没有。”张荣方感觉自己并不是个好演员。
起码他演不出那种真正的亲情。
“荣方,既然来了,就别走了。省得你姐姐天天担惊受怕。以后在这巫山府,你姐夫多少有些面子,你也能过得舒服些。”
此时速达合奇也走上来,微笑道。
“那便多谢姐夫了。”张荣方拱了拱手。
“一家人,不说二话。你先在府里住下,之后想做什么可以去管事那里支取银两。”
速达合奇拍拍张荣方肩膀。
“别再让你姐担心了。”
一旁的张荣瑜小心翼翼的看着弟弟脸色。
她是知道弟弟当初就是厌恶她和速达合奇好,这才离开。
如今当着丈夫的面,她就怕弟弟一个甩脸色转身就走。
万一真发生这样的事,她.根本不知道该怎么面对丈夫。
此时她才后知后觉过来,自己就不该第一时间让两人见面。
应该先接了弟弟,让其缓和缓冲一下,之后再找机会安排见面。
只是之前她心乱如麻,一直在想着弟弟的事,没有注意到这些细节。
此时想做已经晚了。
张荣方仔细打量眼前的速达合奇,从金翅楼的情报里,他已经大概了解了这个原身姐夫。
知道他的脾气为人。
当即他抱拳。
“之前在道宫,多谢姐夫相助。”他说的是清和宫的道籍,还有后面寄过去的银钱。
那些银钱给了他很大帮助。
而道籍更是让他一开始起步顺畅了很多。
速达合奇没有多说什么,只是叹了口气。
“走吧,一路辛苦,先去吃点东西然后休息,好好睡一觉,在这巫山府,既然到了我的地方,你就安心休息好了。一切有我。”
张荣方重重点头。
*
*
*
“腰悬斧柯,观棋曾朽~~~”
“修月曾磨。不将连理枝稍锉~~无缺钢多。”
乐楼中,一手拿斧头的樵夫打扮演员,正唱着词曲,演着一出名为《连理》的杂剧。
月台上,一个个演员你上我下,时而交替,时而齐聚。
一旁乐队的演奏搭配得更是极为精妙。
月台同乐台,是乐楼专门用来表演的杂剧戏台。
此时乐台周围围了一共三层楼,都挤满了来看剧的民众。
民众里有寻常人,也有富贵闲人。
此时角落里,一名肤色粉嫩,绑着两边小包子头的黑发女孩,正带着一高大男子,慢慢悠悠的从三楼围栏边走下。
女孩容貌俏丽可爱,桃花眼高鼻梁,樱桃小嘴脸微胖。
婴儿肥的小脸任谁看了都像上去掐一把。
“我给你说,我可是牺牲了自己的休息时间,专门来带你转转这周围玩的地方。你回头一定要记得在我哥那里好好说话。”
女孩一边走,一边眼神往楼下乐台飘。
“这边三天两头都会有新的剧目上来,你要是实在没事,可以来这里看看剧,今天这个好像就不错。”
“然后呢,这下面就有各种奶茶店,奶酒店,还有水果摊和小吃店,你要是饿了渴了,就可以拿钱打赏楼里的小厮,让他们买了拿上来。
这地方有很多专门做这个的。”
她叫卢美纱,也是张荣方姐夫的亲妹妹。
当然, 卢美纱只是她自己给自己取的一个北人名字。实际上她的灵人名是露莎美亚·木赤。
这几天,哥哥让她帮忙带张荣方在巫山府里四处走走,游玩转一转。
晴明雨色
此时的张荣方已经换了一身衣服,藏蓝色绸衣,束身银丝腰带,白玉束发带,黑长靴,外套一件棕色云纹短袖。
这种短袖在大灵叫半臂外袍。
除此之外,姐夫还给了他一块商事府的银符。
代表他也是商事府的主子之一。
此时的张荣方,除开稍显壮硕的肌肉外,已经完全看不出道人的样子。
这一身修身的衣装一穿,高马尾垂在身后,根本就是一副英气公子哥的标配。
再加上他本就身为九品,还带有官职,两种气质混杂起来,让其增添了一分雄壮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