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氣都市小說 陛下,廢后是條龍 玖慕以-第六十八章 輸給了人心閲讀

陛下,廢后是條龍
小說推薦陛下,廢后是條龍陛下,废后是条龙
即便别的都行不通,凌陌裳决定去找一趟双双,她肯定还有所隐瞒,也许能从她那知道些什么。
不过暂时她还出不了门,至少得等到彻底好转才行。
“娘娘,我摘了些凤倾草,一会儿将叶子作为药引,再配着我给的药方里的药那些药一起煎了,就能稍稍缓和你头晕的问题,一般来说你这是中暑,需要稍加休息。”
边莺来时在路上顺便摘了些凤倾草,她觉得突然晕倒必然是中暑,那用凤倾草就对了,这样能缓解凌陌裳的症状让她好受些。
“行吧,一会儿让水碧去煎。”凌陌裳很是敷衍,她可不想喝那玩意儿,要真能依靠凡人的药物治好她,也许这会儿早就回昆仑了,用得着在这浪费时间。
但毕竟边莺准备良久,她也不好直接拒绝,就先应下,其余的以后再说。
“娘娘,你听说过凤倾草的故事吗?”
突然,边莺问了句。
凌陌裳皱眉,淡淡的摇头,“没有。”
跟凤族沾边的她一点兴趣都没有,谁要去听他们那些乱七八糟的故事。
“据说齐羽曾有一位骁勇善战的女将军名叫凤倾,她实力超群立下不少汗马功劳,令人闻风丧胆,在长平一役中救下一个孱弱的少年,并将其留在军营,不想少年天资聪颖是个可造之才,无论是兵法还是武功学的速度相当快……”
凤倾对少年悉心教导,有意让他继承自己衣钵,将来也可为齐羽的将领,护百姓无虞,齐羽与其他国家不同,国王性格儒雅纯善,一心求和平,不喜欢征战,除非他国来犯才不得已派出凤倾。
正因为有凤倾镇守边关,使得多年来未有任何一个国家突破过兖州天险,齐羽也可不受外敌侵犯,百姓安居乐业和乐无忧。
和少年相处的过程中,凤倾渐渐对他暗生情愫,而少年也毫不避讳的表露心迹,二人一起镇守边关,无论何人来犯皆被一一击退,比起凤倾一人,身边多了这个少年,为她分担了不少压力,而他又是文武双全,实力不容小觑,频频立下战功,很快就取得了军营中诸位将士的信任。
却不想因为这个少年的出现,齐羽多年来的和平被一朝打破。
强敌来犯,少年却在关键时刻算计凤倾,将其引入设计好的陷阱中将其捕获,并率领军队一举冲破兖州天险直达齐羽都城。
那时凤倾才知道,少年根本不是什么孱弱的俘虏,而是敌方的首领,只不过为了能冲破兖州天险才伪装成俘虏的样子以此来骗取她的信任。
兖州天险一旦失守,凤倾在被俘虏对于齐羽来说就只能等死,少年几乎没用多少时间就将都城拿下,齐羽就此覆灭,而一个新的王朝大周也就此建立,那少年便是大周的开国皇帝,楚然。
楚然杀心太重,但凡有威胁者一个不留,齐羽王族统统被赐死,不少百姓也跟着遭殃,他向来铁血手腕,为达目的不择手段,可却只对凤倾一人百般顺从,即便只是伪装,可他也确实动了真心。
待大周建立后,楚然欲立凤倾为后,可凤倾怎愿意背离自己的国家嫁给他这个罪魁祸首,凤倾以死相逼楚然却直接将齐羽百姓抓了起来,只要她不同意便就下令烧死所有人。
本是为齐羽百姓可以安居乐业才会选择征战沙场的凤倾又怎么能眼睁睁的看着他们死在自己面前,于是她只能选择妥协。
在成婚那日,齐羽百姓被迫参与,凤倾走下轿子时正好看到跪在两侧正满是恨意瞪着她的齐羽百姓,她心中很不是滋味,他们的恨就像是一把冰冷的利刃,不停的往她心口刺去,疼得她快要喘不过气来。
她很清楚,齐羽之所以灭亡全是她一人的错,百姓会恨她实属正常,她没有资格去乞求他们的同情,唯一能做的,就是护住他们的性命,因此即便她心里再难过,再不愿意,却还是会忍着走完这一条路。
一路上,那些目光不停的朝着她投射过来,有恨、有痛苦、有绝望,她只能受着,一步一步慢慢走向了站在金銮殿前的楚然。
盤古混沌 小說
曾几何时,她确实想奔赴于他,可谁知他却将她所有的希望碾碎,如今连绝望都不复存在。
复仇者-落幕时分
“都是因为你,你这个叛徒,卖国贼!”
就在她即将踏上台阶的那一刻,一个齐羽人冲出来冲着她怒吼,语气中的愤恨显露无疑,明知冲出来会死,可他还是义无反顾,不等她制止,侍卫的刀刃已经刺穿了他的身体。
接着,其他人也跟着挣扎起来,嘴里满是谩骂,以及对她挥之不去的恨意,而站在殿前之人却不见制止,这就是他想要的,从头到尾他就未曾想过要信守承诺。
“我恨你,做鬼也不放过你!”
“都是因为你,你这个叛徒!”
“……”
那些声音传到她耳中,她紧紧攥着自己的衣袖,咬着牙面色从容的转过身,一步一步朝着楚然走去。
而这时她也完全坐实了叛徒之名,一切她也不想辩解,错确实在她,从她轻信楚然的那一刻起,她就成了彻头彻尾的输家。
看到她朝自己走来,楚然有些意外,但却还是笑着朝她伸出手,他所期望的就要实现了。
“我凤倾十三岁习武,二十二岁上战场杀敌,至今从未有过败绩,却唯独输给了人心,输给了你,成王败寇我无话可说,但你既已成为大周的帝王,那被你占领的这片土地上的居民也是你的子民,你也应该善待。”
说着,她缓缓闭上了双眸,无奈的苦笑起来,“我说这些又有什么用,他们虽不喜交战,爱好和平,但骨子里毕竟流着凤氏一族的血,又怎肯屈居于人……”
“楚然。”忽而,她睁开了眼睛,双眸中迸发出坚毅的目光,她说:“你听到风声在唤我回去吗?”
一听这话,楚然顿感不妙,连忙伸手想要拉住她,不想凤倾袖中短刃滑出,以极快的速度划破了自己的喉咙,殷红的鲜血分喷溅而出,她回头给了他一个绝美的笑意,然后跌下了台阶。
“凤倾!”少年帝王奔向她,却只能看到一条长长的血迹,将冰冷的台阶染红,犹如一朵朵绽放的蔷薇。
在那一天,大周的国土上就长出一种红色的花,花朵像是凤凰的羽翼,楚然赐名为凤倾花。
而盛产凝蝶香的蓬玉湖,恰巧就在长平灵智山顶,也就是他们初次遇到的地方,凤倾花与凝蝶香相遇,便成就了一种叫做一见倾心的剧毒。

有口皆碑的都市小說 老祖宗她是真的狂 線上看-第1627章 爲女求恩典分享

老祖宗她是真的狂
小說推薦老祖宗她是真的狂老祖宗她是真的狂
求个恩典?
育 小说
楚帝示意周公公打开那个卷轴,入目却是一张舆图,不由目光一凝。
这舆图不同大庆的舆图,而是别处的,或者准确来说,是海上的。
岛屿,坐标,航线,物产,注得明明白白。
別 對 我 說謊
楚帝看向楚泽,眼神里带着询问。
楚泽看了那卷轴一眼,道:“我知您心里始终是放不下那姓宁的小子,这个舆图,是我花费这几年的时间拓画的,凭着我的记忆。”
“你的记忆?”
神級天賦
楚泽垂了眸,道:“我在泉州时,也结交过不少海上的人,看过许多海上舆图,宁阁老曾赞叹过的岛屿,我深切了解过,也曾花重金请人画过那个小岛的岛图。”
楚帝神色一凝,仔细看那舆图,却没有那所谓的岛图,便知他所说的交易是什么,便问:“你想要什么?”
不等对方回答,楚帝的眼睛又是一眯,道:“你想保下楚婳?”
“是。”
楚泽抬头看着他,眼神里带了一丝光,道:“这个世间,我唯一割舍不下的,也只有这个孩子。皇上……”
他一咬牙,掀了被子,从床上下来,光着脚踩在冰凉的地砖上。
周公公一惊:“郡王,您……”
楚泽却是一摆手,向楚帝跪了下来:“皇兄,恕臣弟大胆,厚颜求您,不求您宽恕我的愚蠢无知和谋算大罪,只求您宽恕楚婳,保她平安喜乐,不受父母的牵扯卑微小心的度日。”
他匍匐在地,额头抵在地砖上。
楚帝不说话,居高临下的看着脚边的这个如纸片瘦弱的人。
哪怕真相揭露,他败了,他被圈禁,他被打压,他也始终没有真正跪他,没有低过他的头颅。
楚泽比起夏侯哲,是骄傲的,也更像尊贵的皇室子。
可现在,他向自己跪下了,也低下了他那高贵的头颅。
这代表着,他向自己认了输。
只为一个稚嫩的幼儿。
第九特區 僞戒
这也是他作为父亲唯一能为那个孩子做的。
“把郡王扶回床上说话。”楚帝淡淡地说。
这个保镖很傲娇
周公公连忙把楚泽重新扶到床上,拉上被子,这么一跪,对方脸上的红润又褪了些。
他的时间不多了。
楚帝看着他,浅淡一笑:“楚泽,你终究也是有了弱点。”
“是。”楚泽也是自嘲:“有话说,计划赶不上变化,我也不曾预想到我这样的人,会有这样一个弱点,在将死之时。”
这个弱点, 使他的心软了,也暖了,也让他不舍得死了,硬生生的苟活了多几年。
可他也知道,这苟活的几年,不过是偷来的,不长久。
“皇兄,纵有弱点,可我却是甘之如饴。”楚泽道:“除却年少时不懂事,我这是第一次求您也是最后一次,求您这做皇伯父的,给侄女一个恩典。”
“若朕不愿呢?”
楚泽道:“您若不愿,那也是我意料当中,不过是回到最初最坏的打算罢了,人各有命。”
他看向周公公,道:“那盒子底部,便藏着那岛屿的图。”
周公公愣了下,又在盒子里找了起来,摸到一条细如发丝的缝隙,一按,盒子底部自动弹开来,露出一张薄如蝉翼的蚕丝纸。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