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华小說 神秘復甦討論-第一千兩百四十三章畫前的碰撞相伴

神秘復甦
小說推薦神秘復甦神秘复苏
尽管平安大厦断裂成了两截,但是余下的建筑依旧还有十几层楼高,而且这剩下的十几层楼依旧被灵异力量覆盖,无法轻易的窥视,只能亲自去查探。
但是以身犯险是有很大风险的。
平安大厦里的灵异可是那幅可怕的鬼画,并且鬼画里还徘徊着鬼差。
任何一只厉鬼遇到纵然是队长也有可能死在这里。
更重要的是, 现在的平安大厦内似乎还隐匿着陌生的驭鬼者,他们似乎是冲着鬼画来的,很有可能和张羡光有关,甚至张羡光本人就在这里。
“如果张羡光也在这里的话那么就算是队长联手也不一定能够安然无恙,他和我通过媒介交过手,是一个很可怕的存在。”
杨间此刻心中暗暗警惕了起来。
不过眼下,他和李军, 李乐平,柳三以及曹洋五个人联手为的就是以防万一。
沿着垮塌的楼层往下走。
天才透視眼
仅仅只是走了一层, 周围的一切就都变的昏暗了起来,仿佛所有的光线都被吸收了一样,伸手不见五指,纵然是头顶上明亮的阳光照下来也仅仅只是往下探照了一层多一点而已。
但是很快。
周围的半空之中冒出了点点绿色的火光。
这火光能够驱散黑暗,带来光亮。虽然这光亮很阴森但是却能照亮周围的路,让人不至于迷失在这片······
阅读福利大放送!快来 「▂起※点☉读书」,搜索口令《新书©友大礼包》,把 –©-去-掉, 限量福利礼包待抽取!先到先得!
尽管平安大厦断裂成了两截,但是余下的建筑依旧还有十几层楼高, 而且这剩下的十几层楼依旧被灵异力量覆盖, 无法轻易的窥视,只能亲自去查探。
但是以身犯险是有很大风险的。
平安大厦里的灵异可是那幅可怕的鬼画,并且鬼画里还徘徊着鬼差。
任何一只厉鬼遇到纵然是队长也有可能死在这里。
更重要的是,现在的平安大厦内似乎还隐匿着陌生的驭鬼者,他们似乎是冲着鬼画来的, 很有可能和张羡光有关, 甚至张羡光本人就在这里。
“如果张羡光也在这里的话那么就算是队长联手也不一定能够安然无恙, 他和我通过媒介交过手,是一个很可怕的存在。”
杨间此刻心中暗暗警惕了起来。
不过眼下,他和李军,李乐平,柳三以及曹洋五个人联手为的就是以防万一。
沿着垮塌的楼层往下走。
仅仅只是走了一层,周围的一切就都变的昏暗了起来,仿佛所有的光线都被吸收了一样,伸手不见五指,纵然是头顶上明亮的阳光照下来也仅仅只是往下探照了一层多一点而已。
但是很快。
周围的半空之中冒出了点点绿色的火光。
这火光能够驱散黑暗,带来光亮。虽然这光亮很阴森但是却能照亮周围的路,让人不至于迷失在这片尽管平安大厦断裂成了两截,但是余下的建筑依旧还有十几层楼高,而且这剩下的十几层楼依旧被灵异力量覆盖,无法轻易的窥视,只能亲自去查探。
但是以身犯险是有很大风险的。
平安大厦里的灵异可是那幅可怕的鬼画,并且鬼画里还徘徊着鬼差。
任何一只厉鬼遇到纵然是队长也有可能死在这里。
更重要的是,现在的平安大厦内似乎还隐匿着陌生的驭鬼者, 他们似乎是冲着鬼画来的,很有可能和张羡光有关, 甚至张羡光本人就在这里。
“如果张羡光也在这里的话那么就算是队长联手也不一定能够安然无恙, 他和我通过媒介交过手,是一个很可怕的存在。”
杨间此刻心中暗暗警惕了起来。
不过眼下,他和李军,李乐平,柳三以及曹洋五个人联手为的就是以防万一。
沿着垮塌的楼层往下走。
仅仅只是走了一层,周围的一切就都变的昏暗了起来,仿佛所有的光线都被吸收了一样,伸手不见五指,纵然是头顶上明亮的阳光照下来也仅仅只是往下探照了一层多一点而已。
但是很快。
周围的半空之中冒出了点点绿色的火光。
这火光能够驱散黑暗,带来光亮。虽然这光亮很阴森但是却能照亮周围的路,让人不至于迷失在这片尽管平安大厦断裂成了两截,但是余下的建筑依旧还有十几层楼高,而且这剩下的十几层楼依旧被灵异力量覆盖,无法轻易的窥视,只能亲自去查探。
但是以身犯险是有很大风险的。
平安大厦里的灵异可是那幅可怕的鬼画,并且鬼画里还徘徊着鬼差。
萬界收容所
任何一只厉鬼遇到纵然是队长也有可能死在这里。
更重要的是,现在的平安大厦内似乎还隐匿着陌生的驭鬼者,他们似乎是冲着鬼画来的,很有可能和张羡光有关,甚至张羡光本人就在这里。
“如果张羡光也在这里的话那么就算是队长联手也不一定能够安然无恙,他和我通过媒介交过手,是一个很可怕的存在。”
杨间此刻心中暗暗警惕了起来。
不过眼下,他和李军,李乐平,柳三以及曹洋五个人联手为的就是以防万一。
沿着垮塌的楼层往下走。
仅仅只是走了一层,周围的一切就都变的昏暗了起来,仿佛所有的光线都被吸收了一样,伸手不见五指,纵然是头顶上明亮的阳光照下来也仅仅只是往下探照了一层多一点而已。
但是很快。
周围的半空之中冒出了点点绿色的火光。
这火光能够驱散黑暗,带来光亮。虽然这光亮很阴森但是却能照亮周围的路,让人不至于迷失在这片尽管平安大厦断裂成了两截,但是余下的建筑依旧还有十几层楼高,而且这剩下的十几层楼依旧被灵异力量覆盖,无法轻易的窥视,只能亲自去查探。
但是以身犯险是有很大风险的。
平安大厦里的灵异可是那幅可怕的鬼画,并且鬼画里还徘徊着鬼差。
任何一只厉鬼遇到纵然是队长也有可能死在这里。
更重要的是,现在的平安大厦内似乎还隐匿着陌生的驭鬼者,他们似乎是冲着鬼画来的,很有可能和张羡光有关,甚至张羡光本人就在这里。
“如果张羡光也在这里的话那么就算是队长联手也不一定能够安然无恙,他和我通过媒介交过手,是一个很可怕的存在。”
杨间此刻心中暗暗警惕了起来。
不过眼下,他和李军,李乐平,柳三以及曹洋五个人联手为的就是以防万一。
沿着垮塌的楼层往下走。
仅仅只是走了一层,周围的一切就都变的昏暗了起来,仿佛所有的光线都被吸收了一样,伸手不见五指,纵然是头顶上明亮的阳光照下来也仅仅只是往下探照了一层多一点而已。
但是很快。
周围的半空之中冒出了点点绿色的火光。
这火光能够驱散黑暗,带来光亮。虽然这光亮很阴森但是却能照亮周围的路,让人不至于迷失在这片尽管平安大厦断裂成了两截,但是余下的建筑依旧还有十几层楼高,而且这剩下的十几层楼依旧被灵异力量覆盖,无法轻易的窥视,只能亲自去查探。
但是以身犯险是有很大风险的。
平安大厦里的灵异可是那幅可怕的鬼画,并且鬼画里还徘徊着鬼差。
任何一只厉鬼遇到纵然是队长也有可能死在这里。
更重要的是,现在的平安大厦内似乎还隐匿着陌生的驭鬼者,他们似乎是冲着鬼画来的,很有可能和张羡光有关,甚至张羡光本人就在这里。
“如果张羡光也在这里的话那么就算是队长联手也不一定能够安然无恙,他和我通过媒介交过手,是一个很可怕的存在。”
斗破苍穹
杨间此刻心中暗暗警惕了起来。
不过眼下,他和李军,李乐平,柳三以及曹洋五个人联手为的就是以防万一。
沿着垮塌的楼层往下走。
仅仅只是走了一层,周围的一切就都变的昏暗了起来,仿佛所有的光线都被吸收了一样,伸手不见五指,纵然是头顶上明亮的阳光照下来也仅仅只是往下探照了一层多一点而已。
但是很快。
周围的半空之中冒出了点点绿色的火光。
这火光能够驱散黑暗,带来光亮。虽然这光亮很阴森但是却能照亮周围的路,让人不至于迷失在这片尽管平安大厦断裂成了两截,但是余下的建筑依旧还有十几层楼高,而且这剩下的十几层楼依旧被灵异力量覆盖,无法轻易的窥视,只能亲自去查探。
但是以身犯险是有很大风险的。
平安大厦里的灵异可是那幅可怕的鬼画,并且鬼画里还徘徊着鬼差。
任何一只厉鬼遇到纵然是队长也有可能死在这里。
更重要的是,现在的平安大厦内似乎还隐匿着陌生的驭鬼者,他们似乎是冲着鬼画来的,很有可能和张羡光有关,甚至张羡光本人就在这里。
“如果张羡光也在这里的话那么就算是队长联手也不一定能够安然无恙,他和我通过媒介交过手,是一个很可怕的存在。”
杨间此刻心中暗暗警惕了起来。
不过眼下,他和李军,李乐平,柳三以及曹洋五个人联手为的就是以防万一。
沿着垮塌的楼层往下走。
仅仅只是走了一层,周围的一切就都变的昏暗了起来,仿佛所有的光线都被吸收了一样,伸手不见五指,纵然是头顶上明亮的阳光照下来也仅仅只是往下探照了一层多一点而已。
但是很快。
周围的半空之中冒出了点点绿色的火光。
这火光能够驱散黑暗,带来光亮。虽然这光亮很阴森但是却能照亮周围的路,让人不至于迷失在这片尽管平安大厦断裂成了两截,但是余下的建筑依旧还有十几层楼高,而且这剩下的十几层楼依旧被灵异力量覆盖,无法轻易的窥视,只能亲自去查探。
但是以身犯险是有很大风险的。
平安大厦里的灵异可是那幅可怕的鬼画,并且鬼画里还徘徊着鬼差。
任何一只厉鬼遇到纵然是队长也有可能死在这里。
更重要的是,现在的平安大厦内似乎还隐匿着陌生的驭鬼者,他们似乎是冲着鬼画来的,很有可能和张羡光有关,甚至张羡光本人就在这里。
“如果张羡光也在这里的话那么就算是队长联手也不一定能够安然无恙,他和我通过媒介交过手,是一个很可怕的存在。”
杨间此刻心中暗暗警惕了起来。
不过眼下,他和李军,李乐平,柳三以及曹洋五个人联手为的就是以防万一。
沿着垮塌的楼层往下走。
仅仅只是走了一层,周围的一切就都变的昏暗了起来,仿佛所有的光线都被吸收了一样,伸手不见五指,纵然是头顶上明亮的阳光照下来也仅仅只是往下探照了一层多一点而已。
但是很快。
周围的半空之中冒出了点点绿色的火光。
这火光能够驱散黑暗,带来光亮。虽然这光亮很阴森但是却能照亮周围的路,让人不至于迷失在这片尽管平安大厦断裂成了两截,但是余下的建筑依旧还有十几层楼高,而且这剩下的十几层楼依旧被灵异力量覆盖,无法轻易的窥视,只能亲自去查探。
但是以身犯险是有很大风险的。
平安大厦里的灵异可是那幅可怕的鬼画,并且鬼画里还徘徊着鬼差。
任何一只厉鬼遇到纵然是队长也有可能死在这里。
更重要的是,现在的平安大厦内似乎还隐匿着陌生的驭鬼者,他们似乎是冲着鬼画来的,很有可能和张羡光有关,甚至张羡光本人就在这里。
“如果张羡光也在这里的话那么就算是队长联手也不一定能够安然无恙,他和我通过媒介交过手,是一个很可怕的存在。”
杨间此刻心中暗暗警惕了起来。
不过眼下,他和李军,李乐平,柳三以及曹洋五个人联手为的就是以防万一。
沿着垮塌的楼层往下走。
仅仅只是走了一层,周围的一切就都变的昏暗了起来,仿佛所有的光线都被吸收了一样,伸手不见五指,纵然是头顶上明亮的阳光照下来也仅仅只是往下探照了一层多一点而已。
但是很快。
周围的半空之中冒出了点点绿色的火光。
这火光能够驱散黑暗,带来光亮。虽然这光亮很阴森但是却能照亮周围的路,让人不至于迷失在这片

有口皆碑的言情小說 古墓派簽到十年,出關無敵-第89章:吃貨的堅持鑒賞

古墓派簽到十年,出關無敵
小說推薦古墓派簽到十年,出關無敵古墓派签到十年,出关无敌
抬眼望去就见刘虎带着一行人马,拖着一头又肥又壮的野猪,出现在众人的面前。
只不过若是仔细看,此时对方的脸色有些阴沉。
一旁的众人见此有些惊疑。
权利争锋 一路向东
“你们看,那人全身是血好像受伤了。”
“嗯,这群人的脸色也有些不对劲。”
“八成,是那头野猪闹的。”

整个队伍也在吵闹之音中停了下来。
秦三爷掀开车帘,缓缓从他的车上走了下来,眉头凝重道:“怎么回事?”
刘虎大声吼道:“老七腹部被野猪划破了,肠子都掉了下来。”
“这么严重?”秦三爷声音也是不小,整个商队的人都能听的清楚。
宋明珠听到二人的对话,转头对着说道:“少爷,那群人似乎是因为野猪出事了,会不会怪到你头上?”
“不要胡思乱想,你见过开酒楼的死人,怪食客的?”李损不悦地说了一句,跟没事人似的继续睡觉。
这时,另一边的刘虎也同样小声询问道:“三爷,怎么办?老七伤得不轻啊。”
“没事,只要死不了,到时候生意成了,多分他一份就是了。”秦三爷抬头看向李损的马车,不自觉的释放出一股杀机。
刘虎见此忍不住全身一抖,上一次他见秦三爷这个样子时。
对方一家子最后都成了肉泥,心中“嘀咕”:
“杀人可以,可千万不要白瞎了那两位如花似玉的美娇娘。”
“最起码,让我玩完再杀。”
秦三爷说完阴沉着脸,转身去查看老七的伤势。
一边走着,一边说道:
“不要乱想了,告诉队伍原地休息吧。”
“把这头猪收拾好了,我要那小子,好好吃一顿再上路。”
赵虎不敢耽搁,想要早点解决掉李损。
不然,万一再有人来,恐怕第二个尝鲜的就轮不到他了。
“公子,车队停了,他们是开始生火做饭了,奴婢去给您熬点汤喝吧。”宋明珠出声说道。
“汤?吃猪肉配点汤,解腻非常不错,去吧。”李损挥挥手让其自便。
宋明珠心中暗笑,快速下了马车,支起火堆自顾自地煮起了汤来。
还好她提前把东西都准备利索,没有太费力气。
否则这黑灯瞎火的,她怕是完不成她大姐交代的任务咯。
商会众人知道,今晚会在这里过夜,于是都走下马车,围绕在火堆旁边说话谈心。
“我自幼与母亲生活在山中,还从来没有见过,这么多人坐在一起,聊天逗乐。”石青璇透过车窗见到此景,不由感叹。
“一群互不相识的人,围在这里,说的不是假话,就是吹牛,无趣的很。”
李损不屑于顾,他身在古墓多年,性子已然养成,对于大部分的虚假之相,都看不过去。
“呵呵,你倒是会说。”石青璇温柔说道,一点也不生李损这个直男的气。
二人有一句没一句,互述心事。
“原来你是孤儿。”石青璇微微有些惊讶,她倒是没看出来,李损还有这等身世。
“呵呵,我已经习惯了,这些小事倒是无妨。”李损说完起身伸了伸胳膊,提议道:“走,下去看看我们的烤猪肉好没好。”
“好!”石青璇温柔道。
二人夫唱妇随走下马车,来到火堆旁边。
香辛料与蛋奶沙司
众人见到李损与石青璇后,双眼皆是一愣。
重生农家
男人不自觉了得,被石青璇玲珑身姿吸引。
即便她以面纱遮脸,却难掩盖她的雍容华贵。
要不是李损长得强悍,恐怕,又会是一出男人争斗的庸俗场景。
至于女子,则李损壮硕俊俏的霸道外表吸引。
一个个春心动荡,想着若是能与石青璇对换一下身份,那还多好。
刘虎见李损过来,热情地向前招待,道:
“公子您来了,看看我们这头烤野猪怎么样。”
李损望着滋滋冒油的烤野猪,满意点头道:
“不错,味道很香。”
我成了正道第一大佬 小說
“那是,实不相瞒,为了给您抓这头烤猪,我们差点折损了一名兄弟。”刘虎大声说道。
“真是不好意思,早知道会这样,本少爷就不吃了。”
李损随口胡诌道。
有没有诚意他不管,只是说了就得算数。
一旁的其他客人,听到二人的对话,询问道:
“这么大的一头烤猪,不能只给他一个人吃吧?”
“呵呵,不好意思诸位,掉头老猪,这位少爷定的。”
“这位少爷只吃一半,剩下的一半我们还拿出来卖的。”刘虎客气道。
李损一愣,不解道:“谁跟你说,本少爷只吃一半呢?”
“什么?”刘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道:“你不是要吃一头吧?”
“没错,有什么不可以的吗?”李损【十绝体】本就能吃。
加强每天都要打一遍【龙象般若功】。
能量消耗太多,引得食量也是常人的数倍。
别说只是一头烤乳猪,就是来个三头四头,都不在话下。
“这个…不好吧。”刘虎略显为难的看着李损。
他身上的【蒙汗药】可不是只给李损一个人吃的。
万一这队中,有其他厉害的人在,到时候可就麻烦了。
其他人见刘虎说话,也跟着附和道:
“大晚上的,我们都等了这么长时间,最起码分我们一半。”
“就是,你一个人在那吃,也不能让我没有吃的呀!”
“小兄弟,做人不能太自私,也应该给我们分享一些。”

石青璇听到众人话,轻轻摇了摇头。
她跟在李损身边许久,自然已经明白。
自家这位准相公,吃软不吃硬。
这群人说是好好求求他,说不定他还能,分出一半给对方。
但他们要以这种名义去欺压李损,后者绝对不可能让步。
果然,她刚刚想完,就听李损说道:
“哼,小爷出的钱打的野猪,凭什么给你们吃?”
“愿意吃你们自己花钱买去?”
众人一听,皆是被怼得得不轻。
正欲开口反驳,这时秦三爷笑面如风的走过来,道:
“各位不如听我一句,如何?”
众人见管事的来了,自然把嘴巴乖乖闭上,等待秦三爷继续说下去。
“三爷请说,我们听着呢。”

非常不錯玄幻小說 洪荒:弟子太強,師父我苟不住了 ptt-第504章 宇宙空間崩塌,世界樹恢復!熱推

洪荒:弟子太強,師父我苟不住了
小說推薦洪荒:弟子太強,師父我苟不住了洪荒:弟子太强,师父我苟不住了
撒恺皇见在自己法则之下,那几人全都没了动静,心里笃定对方已经死翘翘。
“哼!地星来的小东西,也太不自量力了!”
“敢跑到我的地盘找茬,我不去找你就够意思了,你还来找我!死的活该!”
“地星迟早是我们撒恺星系的!”
撒恺皇让人收拾家门口的残局,同时开始召集兵将准备攻入地星。
“既然今天开了这个头,那本皇就干脆一不做二不休,今天一举将地星全部拿下!”
四周空间,一片狼藉,到处都是破裂的空间,在法则之力的破坏下,空间直接被捣碎好多个断层。
相比之前叶子枫他们赶过来的时候,这里还是星辰璀璨,而现在,只剩下坍塌的裂缝。
好在这里属于宇宙空间,一般没有生灵在这里出现,否则z这里不知要死伤多少存在。
就像一个美好的梦境被打碎一般。
胡蝶しのぶ奸 ~寝ている间におっさん鬼に犯される~ (鬼灭の刃)
然而就在这时。
忽然间,一阵电闪雷鸣这下,狂风暴雨疯狂的席卷而来。
让撒恺皇当下呆滞住了。
他完全不知道发生了什么,虚空怎么会发生这种景象。
要知道, 他们现在所处的地方是宇宙啊,是在空间层的外太空星系,怎么可能出现这种天象。
电闪雷鸣这种天象只会出现在有生灵存在的地方啊。
绝不可能出现在宇宙中啊。
撒恺皇一脸懵。
在这电闪雷鸣了几秒钟后,四周坍塌断裂的空间层,竟然开始迅速的恢复融合起来。
“空间层自动恢复??”撒恺皇感觉自己在做梦。
那些被毁坏的空间层,是在法则之力的摧毁下被捣毁的,想要恢复的话基本上很难,或者是在后期慢慢的恢复了元气后,自动愈合,可那绝对是一个漫长的过程,没有个几万光年是不可能的。
而这根本不算什么,让他惊讶的还在后面。
只见在一片浑浊的虚空中,法则之力没有彻底的消散,就见一棵巨大的灵根扎根在虚无的空间层中,若隐若现在浑浊中。
隐约看到那灵根上好似坐着一个人。
撒恺皇顿时警惕起来,他拂袖而去,虚空残留的法则之力,瞬间被清空。
这才看清那树上的人,竟然是刚刚在飞行器了坐着的叶子枫。
“你、你没死!?”撒恺皇整个人都麻了!
自己的法则,那可是星系法则啊!
怎么可能有存在,从星系法则中逃脱掉呢?!
这绝对不可能啊!
叶子枫看到撒恺那副震撼的样子,嘴角扬起一抹不屑的淡笑,不错,这就是他要的效果。
远远看去,虚空中,一棵巨大的灵根在不断的往外散发着灵气。
正是那些灵气在不断的滋养着断裂的空间层,不断的恢复。
而操控这一切的人,正是坐在灵根上的男人——叶子枫,也就是洪荒世界的归一道祖。
撒恺皇重重呼了一口气,重新调整好状态,准备和对方继续战斗。
“刚才是本皇小瞧你了,有种再来一次!”
叶子枫不屑一笑,“再来?你不够资格。”
对方火冒三丈,撒恺一个堂堂的星系皇者,竟然被这么一个小年轻给侮辱。
撒恺手中法则之力再度涌现。
叶子枫却始终不为所动,一点都不着急,也不慌乱。
他只是从容不迫的坐在灵根顶上,面无表情冷眼的看着对方。
妖孽王爷的面具王妃 映日
看似什么都没做,实则却在召唤无上法力。
整个人和灵根融合在一起,意念涌动,操控着灵根疯狂的摇晃,散发更多的灵气。
无上法力在灵根的挥动下,开始疯狂的输出。
那灵根开始散发出五光十色的灵光,撒恺这时才认出那棵灵根,一双大眼睛愣愣的睁的奇大,“世界、世界树???”
世界树是洪荒至宝,这撒恺星系的撒恺皇怎么会知道世界树的存在?
看来,这家伙为了拿下地星,没少研究洪荒。
连世界树都认得。
世界树源源不断的往外面输送着五彩灵气,那些灵气瞬间被四周残破的空间吸收。
被毁坏的空间断层在吸收了五彩灵气之后,迅速恢复原样。
璀璨星辰宇宙又恢复原样。
无尽的五彩灵气源源不断的从世界树上倾泻而下!
每一处断裂的空间层,如饥似渴的吞噬着世界树的灵气。
撒恺一脸懵,他不知道叶子枫到底想干什么,为何要如此好心的修补他家门口的空间层。
殊不知,叶子枫这么做,根本不是单纯的修补空间层,而他的目的却无人可知。
撒恺开始心慌起来,他顾不得去看对方的把戏,因为他担心自己被玩死。
蓄满法则之力,再次出手,刹那间,撒恺法则再次如泄洪的猛兽,倾巢而出!
狠狠地朝着叶子枫和世界树爆发而去。
但让他没想到的是,自己的法则之力,竟然在逼近世界树后,直接被一股神秘的力量挡在外面。
“该死!”
“我不信!没人能阻挡本皇的法则之力!没人!”
撒恺像发疯一样,凝结全身法力去调动所有的撒恺法则。
再一次狠狠朝着世界树击杀而去!
但现实总是残酷的,那些法则在世界树面前,连一点响动都没发出,直接化作虚无云烟消散而去。
撒恺无数次蓄力,都是如此,那些法则之力就像是绵软的云团遇到劲风,全部被瞬间吹散。
撒恺耗光了全身法力,威武无比的他竟开始气喘吁吁,触手怪们全都愣怔在原地。
不敢相信他们的撒恺皇,竟然会败个一棵树。
而叶子枫看着撒恺皇,始终像是看着一只上蹿下跳的猴子一样。
撒恺已经没有真气和法力,对自己够不成任何的威胁,那些触手怪更是渣渣,叶子枫完全没有将他们放在眼里。
就这样,撒恺眼睁睁四周被自己捣毁的空间断层,在世界树的灵气下全部被恢复如初。
世界万物都是有灵性的,包括宇宙。
叶子枫给修补这些空间断层的目的,就是为了吸取宇宙能量,从而为自己积蓄更多的能量。
当空间断层被完全修复之后,他的身体瞬间感受到四周的空间在给他蓄力。
那些能量很陌生,又很新鲜。
撒恺整个人看麻木了,他已经惊讶的不知该怎么形容此刻的心情。
眼前这个存在,看起来普普通通,长的也没有他们撒恺一族体型庞大彪悍,为何能操控洪如此强大的洪荒之力?!
撒恺眼珠子贼溜溜的转了几下,打算逃走。
叶子枫早看穿他的心思,却压根懒得搭理他。
当前的撒恺,在叶子枫面前就是个小小的蝼蚁,随便伸手一捏就能将对方捏爆。
他现在要做的,是将洪荒的三千法则,抽出一点融合到当前的星系当中。
这样的话,撒恺星系未来的法则就会变成洪荒法则,那个什么撒恺法则根本狗屁都不是。
那些法则全都是给那些像怪物一样的触手怪用的,那些东西心性残忍,企图吞并整个宇宙,野心倒是不小,这样的东西当然不能继续存活在宇宙当中。
契約100天,薄總的秘密情人
但是要自己去动手杀,叶子枫根本都不屑的去动手。
随手抛出一缕法则之力,四周星系涌动的能量,瞬间将叶子枫抛出的那一缕法则之力融入其中。
刹那间整个星海,有了叶子枫的气息。
飞行器缓缓飘到叶子枫身边,“子枫,我们回去吧。”
刚刚被卷入撒恺法则之力的恐怖能量的时候,叶子枫直接将部长保护了起来,连同飞行器全都被安全的藏在了云雾中。
因为中间撒恺动用了法则之力,导致整个虚空全都是一片混沌,飞行器上的监控器全部失灵,监视不到这边的动向。
当看到叶子枫和部长两人消失后,夏国所有人几乎要吓死。
直到直播画面又重新出现,看到两人都相安无事,夏国人的心才又重新跌回了肚子里。

精彩言情小說 玉過添琴-第六十八章 扈城熱推

玉過添琴
小說推薦玉過添琴玉过添琴
“大哥,我们怎么走?”看着眼前的岔路,戈头看了看左边,又看了看右边,头都大了。
“别急,我看看百夫长给我的指示。”五彦祖怀说着,从中拿出一个信封。
“这是什么?”思玉凑上前去,好奇的盯着五彦祖手里的信封。
“去去去,小孩子这么好奇干嘛?哪凉快哪待着去!” 戈头一把拉开思玉,把他拉到一旁。
“不看就不看!”思玉撇了撇嘴,他还不稀罕看呢。
“这……”五彦祖看着信封里装着的路线图,眉头一皱。
“怎么了大哥?路线图有什么问题吗?”阮左看到五彦祖的表情,赶忙上前问到。
“没什么问题,就是如果按照上面的路线,我们恐怕要比大军,晚半个月才能到边境。”把路线图收回怀里,五彦祖指了指左边的路。
“我们走这边!”说罢,就率先走了上去,
其他人见状,也随着五彦祖的脚步,跟了上去。
……
蔡晉 小說
“大哥,我们还要走多久啊?”阮左一边啃着干粮,一边朝五彦祖抱怨着。
他们跟着五彦祖已经走六七天了,一路上风餐露宿也就算了。
关键的是,他们一行几人,在路上一个活人都没碰到。
许是因为战乱原因,大部分人早就逃到其他地方去了。
阮左被这种枯燥的赶路生活,都快逼疯了。
“别急,算算路程,我们应该快到了!”五彦祖猛灌一口水,看着远方。
说实话,他也没想到这条路,会这么偏僻。
“大哥,大哥,前面……”就在几人抱怨的时候,戈头突然大喊到。
“前面?前面怎么了?”思玉看着兴奋的戈头,撇了撇嘴。
这几天,他仿佛过着原始人的生活,现在他对任何消息都提不起兴趣了。
“大哥,前面我看到城墙了。”戈头没有理会思玉,径直跑向五彦祖,还险些摔了一跤。
“你说什么?你看到城墙了?”听到戈头的话语,阮左顿时两眼放光,双手按着戈头的肩膀,来回摇晃。
他没听错吧,前面居然有城墙?那就是说,他终于可以脱离苦海了?
他不用再忍受思玉思玉这个话痨了。他本来以为自己话已经够多了,可他没想到思玉的话更多。
天天跟他扯皮抬杠,弄得他都快疯了。
“嗯!”戈头被阮左晃得眼冒金星。
“你们先在这等着,我跟戈头先去看看!”五彦祖脸上倒是没有什么表情。
说着拔出腰间的长剑,警惕的戈头说的城墙方向走去。
戈头见状,也收起兴奋的表情,拿出武器,跟上了五彦祖。
其他人见状,也纷纷散开,找地方躲了起来。
其实也不能怪他们这么小心翼翼,主要是在地图上显示,这地方经常有山贼出没。
虽然他们这一路都没有遇到,但是小心使得万年船。
友达以上
五彦祖躲在草丛里,看着远处的城墙,视线最终落到城门上。
“扈城?”五彦祖嘀咕了一下,这应该就是地图上标注的那个地方了。
可是为什么他感觉有些不对劲。
“大哥,这地方怎么感觉死气沉沉的?”戈头看着城门口,说出了自己的疑惑。
听到戈头的话,五彦祖顿时反应过来。也明白自己刚才感觉的不对劲,是因为什么。
他们在草丛里观察半天,只见申城此时城门大开。
曾经气势恢宏的城门,此时却显得破败不堪。
更重要的是,城门口居然没有士兵看守。
这让五彦祖心里有些不安。
要知道,现在边境战乱不断。而像申城这种靠近边境的城池,制度应该更严格才是。
怎么可能像现在这样,连城门都没人看守了?更主要的是,他们在这里看了半天,一个活人都没看到。
难道扈城人都死光了?
等了半天,还是没看到一个活人,五彦祖也不愿再胡乱猜测。
跟戈头商量一下,二人便开始围着城墙,向周围摸索。
大约过了半个时辰,二人又在最先的草丛里碰面了。
“大哥,这周围我都看过了,没有山贼的痕迹。”戈头擦着额头的汗,跟五彦祖说着自己打探的情况。
“奇了怪了!”五彦祖摸着下巴。
戈头的情况跟他差不多,他也在这附近没有发现山贼的痕迹。
既然没有山贼,那申城怎么会变成这个样子?
“走,我们回去。”五彦祖把剑收回剑鞘,朝思玉他们的方向走去。
“怎么样了,大哥,你们有什么发现?”看到五彦祖跟戈头回来,阮左赶忙走出藏身地方,向两人问到。
五彦祖:“没什么发现的,就是感觉有些不对劲。”
“什么不对劲?”阮左追问到。
“说不上来,走,我们先进城看看!”五彦祖说着,让众人放下手中的武器,在附近挖了个坑,把武器都埋了进去。
“为什么要把武器埋起来?”思玉看着挖坑的余句,不解的问到。
“嘿嘿,你说为什么?我们几个人,个个拿着刀枪棍棒,成什么样子。不知道的还以为我们是打家劫舍的呢?”余句好笑的看着思玉。
“哦,是这样啊!”思玉恍然大悟,然后就跟余句一起,开始挖坑。
“大哥,这地方怎么看起来这么破啊?”众人走到城门口,阮左看着破败的城门,一脸嫌弃的说到。
“不要多嘴!”听到阮左的抱怨,五彦祖回头瞪了他一眼。
看到五彦祖的眼神,阮左赶忙捂住嘴巴。
“你们不要再往里面走了!”就在众人准备踏入城里的时候,一声苍老且无力的声音传了过来。
听到声音,众人顿时警觉起来,眼睛开始四处乱瞟,想找出来是谁在说话。
“年轻人,听我的,别再往里走了!”好半晌,只见角落里,走出来位老人。
老人身着破烂的衣服,拄着木棍,朝众人缓缓走来。
“老人家,怎么了?我们为什么不能再往里面走了?”看到老人,五彦祖赶忙走上前,询问到。
谁知,老人看到五彦祖走过来,脚步却停了下来,甚至开始往后退。
“老人家,我不靠近,您能告诉我,为什么我们不能进去吗?”看到老人的动作,五彦祖也止住了脚步,站在原地,开口问到。
“再往里面走,你们会死的!”老人边后退边说到。
“老人家,您这是什么意思?”五彦祖很不理解,为什么进城就会死?
“听我的,快点走,快离开这里!”老人没有解释原因,还在劝众人离开。
“大哥,这人怕不是疯子吧!”阮左走上前,朝五彦祖小声说到。
谁知话刚说完,五彦祖又瞪了他一眼。
“既然老人家不便多说,那我们就自己进去看看吧!”五彦祖朝老人抱了抱拳,没有再说什么,就往城里走去。
其他人见状,也纷纷跟了上去。
超能吸取 小说
看着众人的背影,老人眼中充满惋惜:“怎么就是不听劝啊!”
说着就开始往回走。
谁知还没走几步,老人突然口吐鲜血,倒了下去。

好文筆的都市小說 從笑傲江湖開始橫推武道笔趣-第935章劍刃風暴鑒賞

從笑傲江湖開始橫推武道
小說推薦從笑傲江湖開始橫推武道从笑傲江湖开始横推武道
“你早就知道对不对?”
气鼓鼓驾驭着冰封王座归来,采默一百个肯定慕容显刚刚所用的神功是这混蛋弄出来的,天下间除了此人就没别人了。
“别心急,以后有的是机会杀!”
苍白的马
田昊安慰了一波,现在慕容显的任务还没有完成,杀掉太可惜了,如此好的棋子想要再找到一枚可不容易。
不然让他率军攻打炙炎帝这边,总有点不好意思,毕竟他们现在是友军,可以互相继承遗产的那种。
“哼!”
冷哼一声,采默驾驭着冰封王座气鼓鼓的转向一边,不想再看到那个混蛋。
“攻墓派沐雪柔……”
唯爱鬼医毒妃 小说
这时早已落身下去的沐雪柔开口准备邀战,但却被一声大喊喊停。
“等等,这一场让我来,我还没打呢!”
骆时秋急奔过来,他这边还有一场呢!
“幽帝?”
沐雪柔愕然,旋即想到之前现身的幽帝,恍然的点点头,纵身落到玄冰层边沿。
她与姐姐的战斗是压轴戏,自然只能放在最后出场。
“攻墓派骆时秋请战幽族幽帝!”
持剑而立,骆时秋朗声喊道。
话音刚一落下,一尊巨大的玄冰棺自远方砸落过来,精准的砸在正对面。
“本王亲手给你准备的棺材,足够装下你了!”
落在冰棺上,幽帝冷声开口,对对面那小子很不满意。
身板非人也就罢了,脑子还不灵光,此等木头疙瘩如何能配得上他们家的小白菜?
“给你,下次去幽都地府我会亲手抢回来的!”
一柄山寨版雪饮狂刀甩来,楼满风留下一句话语纵身返回观战楼楼顶。
之前那把刀是竞奇暂借过来的,他要亲手抢回来,现在就暂存在幽帝那里。
“现在的年轻人心真大!”
接住甩来的雪饮狂刀,幽帝心生感慨,对楼满风好感大增,甚至琢磨着要不要让闺女用个美人计将那小子勾搭过来。
相比起对面那个木头疙瘩,那白发小子看着更加顺延些。
他的霸业就需要那种优秀的人才。
“剑刃风暴!”
骆时秋知晓对方是老前辈,并且这里的环境对对方有益,不敢怠慢,一出手就是终极大招。
身子快速旋转,以功法牵引天地间的金霞之气汇聚,更有金色的雷光显现,正是麒麟金雷,将金脉麒麟真身修炼到一定程度后才能凝聚出来的强大力量。
“电斩!”
幽帝同样是话不多的狠人,挥刀疾斩,由金钟罩体修炼出来的雷电加持身体和刀身,爆发速度惊人。
不过仍然没能破开骆时秋剑刃风暴,甚至还将山寨版雪饮狂刀弹了回来。
“雷斩!”
再次挥刀狂斩,不过相比于之前专精速度的电斩,雷斩的速度虽然一般,但力道更猛,将已经化为一道旋风的骆时秋斩退了一截,但依旧没能斩爆剑刃风暴。
剑刃风暴以金霞之气为根基,极其坚韧,更与金脉麒麟真身挂钩,算是一种护体气罩,自然没那么容易打破。
这还没完,待剑刃风暴成型后,一尊护体金钟显现,代替骆时秋本身急速旋转,带动着剑刃风暴转速慢慢加快。
正是金钟罩,当初田昊传了独孤漠金钟罩,自然不会厚此薄彼,也传了同样适合修炼的骆时秋。
这可是强化版的金钟罩,而非虎啸金钟罩所能比拟的。
虎啸金钟罩主要特点是门槛低,对资质没什么需求,资源消耗也小,但田昊多次优化后的完整版金钟罩那是相当强力的,连天谴雷罚都能硬抗。
当然,骆时秋还远远没有修炼到那般丧心病狂的层次,甚至连第一层护体金钟都没有修炼圆满,但防御力也相当牛逼了。
“幽帝,吃我一剑!”
大吼一声,骆时秋挥剑斩出一道火花带闪电的金色剑气,在剑刃风暴的旋转下速度更增。
并且还融入了被剑刃风暴吸扯过来的天地之力,威能更增。
而这还仅仅只是一个开始,有着金钟代替自身带动剑刃风暴旋转,骆时秋腾出手来连连斩击,甩出一道道火花带闪电的金色剑气。
全部轰击向幽帝,没有丝毫留手。
毕竟是签了生死状的,对方连棺材都送来了,岂能留手。
猎妻物语
“寒绝斩!”
幽帝也不甘示弱,雷电功力加持身体爆发,寒血绝气融合山寨版雪饮狂刀的寒气接连斩击,将射来的剑气一一斩碎。
双方拼的势均力敌,可很快幽帝就不好受了。
因为骆时秋顶着护体金钟和剑刃风暴撞了过来,真要被缠在剑刃风暴里面,哪怕自身有着幽冥鬼甲和金钟罩体防护,估摸着也得被活剐了。
无奈之下只能调动脚下玄冰层里的天地寒气加持攻势,双方再次打成了僵持的状態,甚至骆时秋还处于下风。
“可惜,如果是在雷雨天中施展,特效肯定更强。”
观战楼顶,田昊看了看只是多云天气的天空,挺惋惜的。
前世他最喜欢玩的就是单机版魔兽争霸,尤其是很多牛人制作出来的地图都相当牛逼,各种英雄的技能华丽到爆。
其中他最喜欢的便是剑圣的剑刃风暴,有些地图中的剑刃风暴还加持各种特效,比如说闪电,牛逼得很。
之前就特别为骆时秋打造了一块晶金护腕,作为引雷之用,只可惜今天没有雷雨。
“师弟, 快救救你的师侄,他快要被幽帝打死了!”
忽然骆天成扑了过来,毫无形象的保住田昊的大腿哭喊着。
“起来说话,这么搞成何体统!”
皱眉呵斥,田昊搞不懂这位便宜师兄搞的哪一出。
虽然拥有着读心术,但他一般不怎么用那玩意,否则万一读取到别人上厕所的记忆片段就尴尬了。
那是禁术,不能轻用!
“师弟能否弄出一片雷云来助时秋一臂之力?”
爬起身来,骆天成开门见山的请求道,一脸希冀的小表情。
“不要说了,我田莽夫一生光明磊落,岂会是那种弄虚作弊的卑鄙小人!”
田昊不喜欢这种作弊的行径,他田莽夫可是公平公正的代表,岂能做那种没品的事情?
神工 小說
只不过这话却让众女没好气的翻了个白眼,就你也好意思说光明磊落?
“我刚刚已经联合竞奇师侄跟幽帝谈妥了,只要时秋能打败他,就改邪归正,配合我们谋算蛮族,这一战不能输。
而且也不是作弊,下边的玄冰层就是师弟你弄出来的,现在弄一片雷云给时秋加持下特效,正好扯平。
这才是公平公正!”
骆天成说的义正严词,这一点他早就谋算好了。
只要这位师弟能够弄出一片雷云来,自家儿子便必胜无疑。
至于能不能弄出雷云,根本不用想,自家便宜师弟无所不能。
——————
(某晴天助:总有种不祥的预感,似乎有人在图谋我的创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