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趣橫生玄幻小說 《六零國營小飯館兒》-第二十八章:我自願

六零國營小飯館兒
小說推薦六零國營小飯館兒六零国营小饭馆儿
徐樱眨眨眼,表情严肃的纠正:“可你已经占便宜了。”
少年一愣,眼睛都瞪大了,他是实在没想到会有小姑娘大胆的把“被占便宜”给说出来。
“那,你说咋办?”他更困窘的问。
徐樱皱着眉头想。
少年以为吓到她,真诚加了一句:“你想咋办,都行!”
“好,等我想好再说吧。”
徐樱说完,薄薄的唇角一挑,扬起笑容:“谢谢你!”
然后转身,拉着仍有些目瞪口呆的纪茹芳到后面去办完手续。
供销社的书记早下班儿了,听说社长让抓走,赶紧转道去跟上级汇报情况,剩下的库房主任不敢为难徐樱和纪茹芳,赶紧给她俩办了手续,押金都没要,送瘟神似的撵人走。
于是没多久,方遒就看到纪茹芳和徐樱一人拉车,一人推车,两道单薄的身影拉着沉沉一板车的货从库房里出来。
路过看到他,徐樱还朝他笑着挥挥手,示意“再见”。
方遒脑子里顿时短路了两三秒,等反应过来,人已经冲动的追上去挡住纪茹芳,主动说:“纪经理,我帮你!”
“用不着,又没多远,咱乡下女人没那么娇气!”纪茹芳早看出方遒身份不同,哪儿敢用他?忙摆摆手拒绝。
“没,没事,我,我不还欠她个人情?”方遒回头瞥一眼徐樱,红着脸辩解。
“那也不能用这个还。”徐樱直起身皱眉道。
“不是还,我自愿。”
日菜!?
方遒脸更红,脑袋都不大敢抬起来了。
人高马大个少年让徐樱三两句话挤兑成这样,纪茹芳看着他都可怜,又见他的确执着,只好让出个跨带给他。
这平板车一共俩跨带,两人拉或者一人拉都可以。
方遒立刻跨在身上,跟纪茹芳一人一边,埋头就朝前走去。
纪茹芳抽空回头嗔怪的白了徐樱一眼,却见她半点儿没自责的意思,反而一挑眉,眉宇间冒出几分占了便宜的得意,不禁扶额,没眼再看她,埋头跟方遒一起拉车。
徐樱来她跟前儿这么久,天天勤勤恳恳做菜想法子,她可从来没想过,她也会占人便宜欺负人。
热恋如戏
纪茹芳想不通,方遒心里却明白。
是他们兄弟两个相争,把无辜的徐樱给拉进来了。虽说这不是大事,但小姑娘一看就知道他们是什么人家,只怕拿着东西惴惴不安,吃不好睡不香的。
如果人家跟他一样,是个不爱管闲事儿的性格,那就更不舒服了。
所以这事儿不管最后咋样,人情他的确是欠了。
至于帮这个忙,他倒真没放在眼里。
三个人拉车本来就快,路上纪茹芳还有一搭没一搭的跟方遒聊聊天,不知不觉已经回到镇上。
异界超级赘婿
方遒帮她们把车拉到饺子馆儿后厨,又帮忙卸了货,徐樱端了只碗递给他,说:“解解渴。”
“谢谢!”方遒接过喝了一口,顿时被呛得连连咳嗽,一双明亮的眼睛更是直接红了,难以置信的问:“这是酒?”
“对啊!”
徐樱自个儿倒是端着碗热水喝,边喝边朝外扬了扬下巴,说:“天那么黑了,你就穿个衬衣,出了大汗再出门吹个风,回家就得感冒。这酒是我让杨花儿一直温在灶上的,还加了红糖、生姜,喝了保准你不生病。”
方遒这才明白,忙又抱歉的说:“谢谢!”
“快喝吧,没多少度,不会让你醉到认不了家门儿!”
妖神 記 小說 ptt
徐樱说完就转到后院儿去了。
少年望着她的背影,再看看碗里的酒,莫名觉得心头发热,微红的眼里都染上一层自己没察觉的温暖。
端起酒,利落的喝了个干干净净,喝完一抹嘴,手里就又被塞了个纸包。
徐樱推着辆自行车站在他面前,细细叮嘱。
“这是金银花,我们自家晒得,你要是回去感冒、嗓子疼,就拿出来先泡水喝上。方向阳的病要是还没好,你也给他一点,喝完了不用买,找我来要就行。”
说着她把车子推到他面前。
“太晚了,你骑车子回去吧,明后天再抽空给我送回来。”
“不用,我走回去也没多远。”方遒忙拒绝。
猜也能猜得到,她家应该就这一辆自行车。
徐樱却推着车子的两手一松,方遒下意识赶紧接住了。
她指指门外:“天黑,路上小心,我们就不送了。”
这都下逐客令了,方遒也不好再争辩,只好又道了谢,推着车子出了饺子馆儿,一步三回头的走了。
饺子馆儿门口有盏灯,一直亮着,直到他骑车离开这条巷子再回头看,那盏灯才彻底熄灭。
方遒停了下,叉着车子,望着饺子馆儿的方向,有些憨厚的笑。
徐樱等关上灯,就给饺子馆儿上了门板,回头进了厨房。
纪茹芳正在整理东西,见她进来,眼里脸上都是揶揄的笑。
“哎呦,这是啥时候认下的哥哥呀?”她问。
“县委大院儿方家儿子的堂哥。”徐樱淡淡道。
纪茹芳一愣,倒大米进米缸的手一松,一袋子大米噗通掉米缸里了。
她回过神,赶紧去整理,等弄好,徐樱已经把其他东西多半都归位了。
今天她们走之前给杨花儿家门儿上塞了封信,徐樱画了个图,教她把厨房按图整理出来。
回来的时候,杨花儿虽然不在,厨房都按要求整好了,连徐樱喝的热水都是她一直封在炉子上的茶壶里的。
所以徐樱这边整理香料干货的速度很快,纪茹芳也不用忙着收拾,整理好米袋,就急匆匆过来问:“你说的县委大院儿方家,不会就是那个省里有大官儿的人家吧?”
“应该是。”
徐樱神情照旧淡淡的,纪茹芳却忍不住皱眉。
“这……咱可攀不起啊!”她心事重重,差点儿都没精神继续干活儿了。
徐樱微微皱眉。
神 箓
“啥攀不起?”
纪茹芳反应过来,忙摇头勉强干笑说:“没啥,没啥……樱子,你说咱要不要空个缸放莜面?”
“不用,明天咱把家里那小缸搬过来就够用。”徐樱也就真没当回事,答了纪茹芳,就忙着去做俩人的晚饭。
今天得早点儿睡,明天一大早还得开张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