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小說 大夢道術 線上看-第200章 真正的惡人看書

大夢道術
小說推薦大夢道術大梦道术
苏星并不生气,因为生气没有意义。现在他已经“赢”了,仇也算报了,就更不会生气了。
他笑道:“如果我是畜生,那你连畜生都不如。”
“混账!”
黄雀瞬间勃然大怒,还当自己依然是黄雀真人。
苏星只得换个对象摇动了荡魂铃。
啊的一声尖叫,黄雀心头的母蛊顿时醒了过来,撕咬起了他的心头肉。
噗呲一声,黄雀口吐鲜血。
这时他吐出的血液居然是红色的,说明他已经是一个普通人了。
黄雀见自己的血是普通的红色,顿时心如死灰,不过,他要知道自己到底为什么失败的!
“你如何策反萧仁的,告诉我,告诉我!!如果不是你,他肯定不敢反我!还有……你,你为何能控制我的蛊虫,告诉我,告诉我!!!”
“告诉你也没有关系,不过,我也有疑问,想要答案!我们可以交换!”
“好!”黄雀同意。
“先回答你的第一个问题。很简单,萧仁一直恨你,而他打不过我,被我要挟后,就什么都说了出来,也愿意揭发你!”
“这个畜生!这么没用,我真是高估了他!”黄雀大骂萧仁。
“至于控制蛊虫,那是因为我有一个法宝。”
苏星取出了一个从别人那里得来的小玲铛。左手摇动铃铛时,黄雀就疼的颤抖不已。其实他不知,苏星是在摇动荡魂铃。
“这……难道这是地武奇物榜中之物?”黄雀忍住疼痛问道。
兽世狂妃:不当异界女海王
苏星心头一喜,以为他知道荡魂铃,立刻停止摇动,并佯作惊讶道:“看来你知道的不少吗?那你可知它叫什么来着,排名多少?”
黄雀也是老狐狸,以为苏星还不知道手里的铃铛可能是奇物榜中排名靠前的宝物–荡魂铃,于是,他那种恶人的本性又上来了:“我干嘛要告诉你!”
“你很无耻啊!”苏星立刻再次摇动铃铛。
黄雀惨叫,疼的脸色苍白一片,黄豆大的汗珠,滚了出来,不过他却是狞笑道:“呵哈哈!就是……告诉你也没有用…..这铃铛或许能够控制蛊虫,但是,却无法把蛊虫驱离心脏。因为那些蛊虫也是奇物榜中之物。”
黄雀这会却是半真半假。
这噬心幻情蛊确实是奇物榜中的排名第80之物。荡魂铃更是传说中排名第9的超级奇物。修界流传的地武奇物榜排名前20的都是奇物中的仙物,而且有些都只是传说,并没有真的有人见过。
“看你能忍多久!”苏星又摇动荡魂铃。
黄雀继续惨叫,汗珠滚滚而落,但他依然咬牙切齿道:“你,还有萧仁那个畜生……就等着奴颜婢膝蛊的反噬吧……至于张青青中的噬心幻情蛊…….嘿嘿,只要我一死,母蛊就会死,而子虫也会受到反噬而死……你不知道吧,这可是一种古巫之蛊,死前会分泌剧毒之物……”
“剧毒之物!”苏星大惊失色。
西岭蛊虫录和天真药丹录却是没有这个噬心幻情蛊的记录。至于宿主死,蛊虫也会死之事他是知道的,所以,他今晚就来审问,以免夜长梦多。
“呵哈哈……张青青依然会死,而且在死前,她将只会念着我,只会念着我!,哈哈哈!!”
黄雀觉得自己搬回了一城,兴奋不已,脸上的肌肉都扭曲了。
玩 寶 大師
苏星见这斯居然来个鱼死网破,决定对他种下噩梦,让他自杀而死。
不过,就在这时,黄雀的嘴巴里有汩汩的血涌了出来。
“不好,咬舌自尽!”
苏星再惊,立刻用荡魂铃催眠了他,又立马取出坤石链子,套在了他的头上。
『嗡。天昌地明,隐龙听命,助吾观梦。急!』
苏星进入窥测记忆模式。
他必须赶在黄雀死前获取他的记忆。之前,苏星吃不准是否可以用窥测记忆的办法,因为黄雀的修为高过他太多,神魂也强大太多。
现在,他他顾不得了。其实,他多虑了,黄雀被废连着神魂都是普通人了。
更要命的是,黄雀的生命在快速的流逝,他只是窥到了一部分记忆信息。
他和萧仁中的‘奴颜婢膝蛊”是普通的蛊,不毒,并可以通过敲击特殊的音律,把蛊引诱出来。这种音律黄雀会敲击,而且苏星也知道了这敲击之法,但是‘噬心幻情蛊’却是古巫之蛊,是奇物榜排名80的超级蛊虫,而黄雀当初认为只要人不死,蛊虫就不会死,有没有解除之法不重要,另外,这解除之法还十分难学,所以,他最终没有学那解除之法。
苏星懊恼不已。
而且,要学这解除之法,必须去神秘的古巫宗。古巫宗在西邻高地一个神秘的山谷里,那里人迹罕至,危险重重……
让苏星庆幸的是,‘噬心幻情蛊’的母蛊死了,子蛊不会马上死。只要让子蛊一直处于昏睡中就好。但问题是,子蛊一直昏睡的话,他的寿命会变得很短。
按照黄雀的记忆,只有5到7年的时间。
此外,苏星并不知道每次摇动荡魂铃可以令蛊虫昏迷多久,万一效果失去,蛊虫突然发作,那就是灾难了。
“黄雀老狗,你不得好死!”
苏星的愤怒已经到了无以复加地步,唰的取出干将,就要把他碎尸万段。但是一想这里是地牢,他是来审问的,而且碎尸万段也于事无补了,他只得无奈的收好干将,退了出去,并向宗法长老说明了情况。
“他咬舌自尽了?”宗法长老大惊。
“是的,而且他没有把解除蛊虫的办法告诉我,要知道解除的办法,必须去西邻高地的古巫宗!我现在必须赶回去看看萧仁他们……”
苏星还是隐瞒了张青青中蛊的事,她不想她的名誉受损。
宗法长老听说西邻高地,忍不住打了个寒颤,去西岭高地不是找死吗!
“不行,我得去禀报宗主知晓!”
宗法长老赶紧去禀报星湖圣人了。
…….
再说,张青青。
在黄雀被揭露、控诉的过程中,她不知如何自处,特别是当刘子弦抱住自己的母亲嚎啕大哭后,她就像没人搭理一般。好在,这也是她求之不得的。同时,她也担心自己是中了某种难言的情蛊,才会对黄雀如对如此这般。
一想到这里,她恨不得立刻离开星湖广场。
苏星还是全程关注着她,并让蓝麟兽依偎在旁,像是寻求她的安慰,这样可以反过来让她有事可做。散场之后,她没有回外院的药谷,而是回到了内院的洞府,蓝灵兽得了苏星的叮嘱,紧紧的跟着她。
张青青的洞府在飘渺峰的山腰处,洞府一半露在外面,一半嵌入山体之中,洞府四周开满了各种各样的花,十分的美丽,而且在类似客厅的窗外,还有几道薄薄细细的瀑布,如同水幕帘子一般挂在窗外,端得美轮美奂。
只是,如此仙景,无人观赏,张青青躲在最里面的卧室内,嚎啕大哭着。
不知过了多久,她停止了哭泣,并立刻翻出医书,寻找有关蛊虫的记录。但是医书上并没有太多有关蛊虫的记录,更没有找到她这样症状的蛊,接着,她又一遍遍的检查自己的五脏六腑,特别是自己的心脏。可惜,检视了半天还是没有找到任何蛊虫的痕迹。
“不好,难道我被他种了古巫之蛊。古巫之蛊可是古巫术中最厉害的……不……不……难道还是传说中的那种幻情蛊,所以我才会对这小人止不住的产生欢喜之情,甚至还主动投怀送抱…..不……不……”
想到这里她连死的心都有了,立刻想去找黄雀予以确认。
“不行,这蛊是靠心意控制的,搞不好我又会被他控制。我该怎么办?我该怎么办?”
“可是,如果不找回解蛊之法,或许还会发作,会……”
“苏星,苏星,我没脸见你了……”
“苏星,我没脸见你了……不如,不如,就此死了算了……”
张青青要自寻短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