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常不錯言情小說 大秦:開局向祖龍索要太子位笔趣-第285章 別樣的比試看書

大秦:開局向祖龍索要太子位
小說推薦大秦:開局向祖龍索要太子位大秦:开局向祖龙索要太子位
“不可胡言~!”晓梦瞪了眼清正,随之看向赢子歌道:“龙大哥不要太过在意,他只是乱说的。”
“师妹,清正为人刚正,其实他的话,我也是有所怀疑。”逍遥子扭头看向赢子歌道:“我相信师尊找你定有他的用意,不过,有些地方,我还是希望小兄弟能够给我一个满意的答复才行。”
赢子歌摇了摇头,这个逍遥子还是不放心自己,也罢,既然如此,只能说一说了。
他看向清正道:“你想让我如何解释呢?”
清正目光微眯,脸上露出狠厉之色,道:“解释,哼!在我看来,你自己说你叫龙七,再说,清秀他们怎么知道,那大帐中的就是太子?总总事情,只能凭你一人之言,我觉得根本不足为信。”
盘龙 小说
“师兄,你这是什么话啊?”清秀瞪了眼他问道。
“我说的没错,你不想想,为什么会有一个大秦太子的厨子,和你们突然遇到,难道这本身不就听着很蹊跷吗?”
清正的话,也正是说出了逍遥子的怀疑,他跟着点头道:“没错,这清正所言,也是我担心的地方,清秀二人前往南疆刺杀,本来是极为机密的事情,如何在半路遇到了这个大秦太子的厨子的,清秀,你还没有说呢?”
清秀和清雅一听,都尴尬地脸一红,怎么说,在河里洗澡,遇到的这个男人,不能说的,这有关二人的声誉。
“我们,我们就是半路遇到的而已。”清秀说话都有些磕磕巴巴,清正是什么人,他一眼看出,随之看向清雅。
“清雅,是这样吗?你们在何处遇到的此人?”
清正这么一问,倒是把清雅给问的不知如何是好,只能低着头道:“我们在,在……”
她支支吾吾地说了半天,都没能说出个地方来,清秀在一旁,她年纪大,主意多,便上前道:“我们在大秦军营附近,遇到的龙七,怎么了?”
“怎么了?也没什么,只是觉得这一切似乎太过凑巧。”清正说着看向赢子歌道:“龙七,你为何出营,一个厨子,不在军营,你出去干什么?”
赢子歌笑了笑,道:“难道你在这太乙山,就从未下过山吗?”
“这,这怎么能一样?”清正瞪了眼他。
“如何不同?”赢子歌反问。
“我是在道家,自己的师门,你,你是给大秦太子做饭的厨子,难道,难道你们军营没有规矩的吗?”
清正的话让赢子歌一乐,跟着冷冷问道:“怎么,你这偌大的太乙山,难道就没个规矩,难道你们这些人,是随随便便,可以下山鬼混的吗?”
“你,你说谁鬼混?”清正听到这个字眼,顿时像是被刺激到一样。
赢子歌倒是一愣,跟着颇有深意地笑了笑道:“哎,我就是打个比方,你看你,怎么,你真的下山鬼混过?”
“我……你……”清正气的支支吾吾,竟然不知说什么,可一旁的逍遥子却冷笑一声。
“小兄弟,我们再说你的事,你何必扯上清正呢?说说吧,你到底是和大秦太子有何恩怨?一个厨子,也要帮她们杀了太子,这可是冒着杀头的危险啊?”
这话一下子就说到了点子上,道家众人也都是纷纷看向他,一个个眼中写满了怀疑。
包括清秀姐妹也觉得,逍遥子的问题有道理,那晓梦更是面容冰冷地道:“龙大哥,我师兄说的对,你为何冒着这么大的危险呢?”
赢子歌知道不来点硬的,是不能过关了,他朝前走了几步,突然仰天长叹道:“唉!想我龙七,忍辱负重,藏身于大秦军营中,只是为了能有朝一日,杀了大秦太子,为了我国人报仇雪恨!”
“国人?”逍遥子等人纷纷一愣。
“没错,我是魏国人,我的国家被大秦所灭,我后来隐姓埋名,藏身于大秦军营中,这一次,赢子歌南巡,我借机进入他的随行人员中,就是在等着这个机会。”
赢子歌说的是声泪俱下,搞得晓梦都有些不好意思,她跟着也长叹一声。
“原来是这样!”
可逍遥子却面容仍是阴冷地道:“那你为何等到清秀他们出现才动手的?”
“我!”赢子歌摇着头道:“还不是这大秦太子太过狡猾,他每天是身边都有能人异士保护,我,我根本就无从下手啊!”
“那你是厨子,为何不下毒?”
逍遥子是一再追问。
“下毒,这个太子没吃吃饭,都是要用人来试过了才会吃,你以为我不想,可他根本就不给我机会啊!”
赢子歌说着转身看向逍遥子道:“你们怀疑我,我倒是没什么,可,可你们不该怀疑我对大秦的恨,我要是不恨,为什么要帮着她们杀了大秦太子呢?”
约定之地
晓梦这时上前,道:“是啊,师兄,我看没必要在怀疑龙大哥了。”
逍遥子也点了点头。
“等下!”清正却在此时站出,道:“就算你是杀了大秦太子,可,我还有一事~!”
“你说。”赢子歌心里这个气,不过,表面还要和颜悦色地道。
“我要和你比试!”
清正说着抽出背后的长剑道:“不过,我和你比的是剑,不能用内力!”
“清正,你?”晓梦看了眼他。
“师尊,我只是正常比试,这应该没什么问题吧?”清正说着看向赢子歌道:“你要是不敢,那可以不比。”
不敢是孙子!
赢子歌刚刚被这个清正问了这么半天,他早就气的不行了,对方竟然主动送上门,让自己教训,那不好意思,我一定让你满意。
“你的剑呢?”清正问。
赢子歌看了眼清秀道:“借你的化蝶一用。”
“好。”清秀将剑给了赢子歌。
“可说好,不能使用内力!”清正再次强调,因为他自己也知道,不是赢子歌的对手,不过,他倒是对自己的剑术很有自信。
这也难怪,他可是这天宗剑术最厉害的,若论剑术的造诣,他不输于自己的师尊晓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