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口皆碑的小說 《權寵天下》-第1913章 徐一的處境推薦

權寵天下
小說推薦權寵天下权宠天下
元卿凌听了她说,也有些讶然,徐一竟然敢跟阿四发这么大的脾气啊?
外头到底传了什么话,竟叫他如此难堪?莫非往日大家说的,他都知道不成?大抵是知道的。
本以为他大大咧咧,不曾细心留意这些传言,却不料他心头一直跟明镜似的,这傻子,人家这般待他了,他还一味做好心。
元卿凌道:“你祖母找的人,即便是贵勋人家,那必定也是人品秉性都好的,可现如今了解清楚一下,她老人家属意的那些,是否有说过不屑于结亲的话?还是旁人知晓了,在外头乱嚼舌根子?”
阿四的脸都塌下去了,怏怏道:“不知道,问他也不说,我也不敢告诉祖母,想着偷偷去调查一下,却又不知道怎么去调查,才来找元姐姐您说说话的。”
“那你……你想让我帮忙吗?”元卿凌问道。
阿四犹豫了一下,“会不会很麻烦您?”
如何抓住饿肚子上司的胃~左迁之职是宫廷魔导师专属厨师~
“不妨事啊。”
元卿凌笑着拿了一块蜜饯放入嘴里,瞧着阿四顿时生动起来的脸,她啊,还是孩子心性,生气就红脸,丧气就塌脸,高兴就扬脸。
元卿凌把这事交给了汤大人,用正常的途径去了解整件事情。
自从奶奶的事情之后,她发现自己的大脑似乎有开关似的,会自动屏蔽一些讯息,她知道这是一种保护机制,免得脑子过热,宕机。
所以,能用正常途径去了解的事,还是多劳动劳动双腿吧,外头跑腿的人多着呢,当皇后的特权也得是多用用才行。
公爵千金的爱好
汤大人打探消息这方面,也是颇有经验了,很快就打探回来。
他回去禀报了皇后,说这一次袁家老太太看中的三个人选,一位是庆国公府的世子,一位是湘侯的二公子,另外一位,则是安大郡主的孙子。
而这一次徐一被人说,则是安大郡主那边的人传出来的话,说他女儿是什么身份?竟也敢广撒网地招夫婿,且物色的全是贵勋人家,也不掂量掂量自己的身份,癞蛤蟆想吃天鹅肉呢。
我在末世当网管
其实这事老太太暗中物色人选的时候,是没有对外公布的,只是私下家中商议,也告诉过阿四和徐一。
殊不知她家儿媳妇与几位官眷在一起吃茶的时候,跟人家打听了这几个人,此事便传了出去,才会被大家知道。
安大郡主的那位孙子,叫麦青华,是个读书人,十三岁便中了举,家里头便把他当宝贝似地看着,他倒是不问世事,一心埋头在书本里做学问,写过一些脍炙人口的诗词,拥有一群粉丝。
张三丰弟子现代生活录
其中,便不乏官宦人家里头的夫人姑娘,因而听得袁家老太太把麦公子也列入备选人之中,便觉得不忿,传出了一些闲话,这些闲话在内宅里传传也就罢了,偏生谁家没有公子哥儿出去游玩的?说着说着,便许多人都知道了。
朝中本有些人觉得近年立过什么功劳,只在皇帝身边伺候,堂堂一位武将,弄得像太监似的,心里不禁轻看,见着他的时候,难免说几句阴阳怪气的话。
若是往日,以徐一大大咧咧的性子,也不会觉得心头不快,但如今说的是他宝贝女儿,就每一个字都觉得堵心,与人争执过几回。
论吵架,徐一哪里是人家读书人的对手?人家引经据典,一套一套地来,徐一就跟个傻子似的,不知道人家说什么,最后更被人嘲笑武夫只知鲁莽,不知圣贤。
受了气,又吵不过人家,更不可能殴打朝廷命官,徐一只能憋屈地咽下这口气,回到家中恰好阿四说起婚事,他一股脑地发了脾气,说自己女儿不要那些贵勋人家。
元卿凌听了汤大人的话之后,蹙起了眉头,“早些年徐一立下了不少功劳,也陪着皇上出战,这些战绩,大家都忘记了吗?”
汤大人无奈地道:“那都是多少年前的事了?如今国家安定,边疆无战事,武将必定受冷落的,加上徐一曾也任职,可在任上也没做出什么成绩,连吏部的考核都是皇上偷偷吩咐下去,叫人通过的,近这几年他基本就是陪在皇上的身边,做些宦官侍卫的差事,因此便更加被人瞧不起了。”
張家三叔 小說
元卿凌想想也真是如此,人都是善忘的,一个人如果不是持续地出功绩,便会被人觉得无用过气,尤其跟在皇上身边的人,总会被那些清流贵族认为是狗腿子,只懂得阿谀奉承。

精彩絕倫的小說 權寵天下 ptt-第1911章 也是要點臉的讀書

權寵天下
小說推薦權寵天下权宠天下
大魔回去了,回去之前,跟徐一也聊了一下,说不要忧心糖果儿的婚事,姻缘天定,徐一觉得没有子女也没有爱情的单身大魔是不会明白的。
肃王府那边蔫了。
皇后回去传过消息,说猪弟姐如今好多了,很快就会回来,开始大家是放心了,也该干嘛干嘛去。
但是,有些心其实是放不下的,尤其见不到人。
禁忌之地
重生,嫡女翻身計 棲墨蓮
之前喜嬷嬷出事的时候,大家能见着她,守在她的身边,也有皇后照看,心里自然是安定许多。
但如今谁见着喜嬷嬷了?无上皇去是去了,但他那性子,也不会说句好话的,连个黑影老者都不如,怎能侍疾?
很是担心,很想组团去看看她,哪怕瞧一眼,瞧着气色是好的,那就放心了。
他们其实隐隐都知道有那个地方,恰好如今安丰亲王和王妃回来了,若求求,也是能去的。
但是,他们心中也有数,有些地方啊还是不去的好,那不是该去的地,乱了心智,颠了认知,起了奇心,落了牵挂,未必是好事,尤其是眼下这个年纪了,心思太活泛了不宜养老。
安丰亲王夫妇也看到他们的愁眉苦眼了,便策划了一场宴席,想着让大家好生吃一顿,毕竟,对他们来说没什么事是一顿肉过不去的。
当他去告知黑影老者,让他张罗的时候,黑影老者却发了脾气,“吃吃吃,一天到晚就知道吃,如今什么时候了?猪弟不定吃着什么苦呢,还好意思办宴席,若有这吃肉的力气,还不如去挖挖矿,多赚几个铜板,也好叫大家晚年过得宽裕些。”
安丰亲王一怔,咦了一声,“几时叫你们晚年过得不宽裕了?是没饭吃还是没穿衣啊?往日说到吃,哄闹得最起劲的难道不是你?”
黑影老者反驳,“那也要分时候,往日没事,自然可以吃吃喝喝,如今猪弟大病,你知道什么是大病吗?就是很有可能会死的病,都这份上了还吃?有良心吗?”
说完,当下气呼呼地出去了。
安丰亲王气得都笑了,拍着桌子跟安丰王妃说:“这老小子,这一辈子就不曾怜香惜玉过的,竟然还教训起我来了?以后他最好不要闹着办宴席,否则我必要把今日的话送给他的。”
安丰王妃笑着道:“他不是怜香惜玉,在他眼里,人没有性别之分,只有自己人和别人之分。”
“我昔日受伤也没见他这么上心的。”安丰亲王到底还是嘀咕出了最深的一句。
煎饼侠
(C98)MELTY ASSORT
安丰王妃不理会他,走了出去和大家说说话,稳定稳定军心,毕竟元家奶奶是肯定会好的。
最近连番有老人出事,大家心里不免惶恐。
或许事情是发生在自己的身上,反而能坦然面对,但发生在身边人身上,受罪的不是自己他们反而忧心起来。
安丰王妃做好和他们聊天的准备,但最后却被带偏,说着说着,人就到了梅庄帮忙挖矿了。
回到梅庄,安丰王妃心里是有些羞愧的,毕竟这里以一百万两银子卖给了大侄子,大侄子吃了闷亏肯定心里不快,所以安丰王妃尽量不与他见面。
可偏生便这么巧,大侄子今日惦记云石生意,前来看看挖矿的事,便与安丰王妃碰上了。
老明看到安丰王妃,一下子想到自己的一百万两银子,旧伤口一下子被挖开,顿觉得鲜血淋漓,恨不得是扭头就走的。
但到底是没失了礼数,上前见了伯娘。
安丰王妃见他身边没带着扈太妃,也没带个随从什么的,如今是一点皇帝架子都没有了,穿着上也便利简单,倒有几分隐士的味道。
王妃同他说了一会儿话,气氛是有些尴尬的,毕竟,受害者对着骗子还要如此恭谨,实在是人间少见,王妃就是脸皮再厚,也差点撑不住场子。
老明本来心里有怨,往日不曾细想这些年的日子,但如今对着王妃,便不禁细细回忆了一番在梅庄的生活。
他虽然前些日子郁闷过一阵子,但那都是事出有因,自从搬到梅庄之后,他觉得整个人生都不一样了,轻松,且不受管束,自己爱做什么做什么。
但若留在宫里当个太上皇,能这么自在吗?不可能的,因为规矩是和皇宫捆绑在一起,至少在他心里是这么认为的。
因此,一百万两银子,买个自在中晚年,实在不算吃亏。
这么一想,竟然豁然开朗,心头大快起来,对安丰王妃道谢,多谢他们把梅庄卖给他。
这一道谢,安丰王妃彻底接不住了,找了个借口,羞愧地离去。
她还是要点脸的。

精彩絕倫的都市异能小說 權寵天下-第1910章 重回平靜熱推

權寵天下
小說推薦權寵天下权宠天下
元卿凌回去之前,杨如海找她谈过关于之前研发的药,已经临床了,开了实验组,一切只等数据出来。
杨如海的话是安慰元卿凌,哪怕奶奶的病复发,哪怕最后用靶向药耐药了,也还有这药兜底,让她放心,也感谢她的付出。
元卿凌十分汗颜,“不是我的功劳,虽然是我带的组,但出力最多的不是我。”
“是你的功劳,不必否定,你带的组这些年研发了很多新药,造福了不少人,没有你做主心骨,他们要走许多弯路,甚至未必能成功。”
元卿凌眼底充满了期望,“真的希望人世间所有的病都有对症的药可以用。”
“那就要看大家的努力了,但世界每一个角落,都有人在为之付出,且一辈子就做这个事情。”
杨如海对这些人致意最高的敬意,他们日复一日的坚持,失败了无数次依旧不放弃,最终都有所成就的。
回到北唐之后,宇文皓和元卿凌先去了肃王府,安定一下大家的心。
听到猪弟姐病了,大家很担心,但是听到说治疗有效果,而且很快要回来,大家的心又缓缓放下,继续忙活他们的事,等待猪弟姐的回归。
喜嬷嬷情况已经好很多了,只是依旧在褚老的盯视下,继续养着身体,看褚老的坚决,喜嬷嬷以后就是十指不沾阳春一水了,想下厨做顿饭都被严厉禁止。
肃王府里没有伺候的下人,他们认为没有必要花银子养下人,年轻时候就是这样了,衣裳,做饭,全部都是自己来,还分组搞王府里的卫生。
而且,就连下厨做饭的活儿,他们也能独立完成,两位姨娘和秋嬷嬷如今也没有干什么活儿,在黑衣老者认为,她们的身体远远不如他们,偶尔做顿饭还行,但一直忙活是不被允许的。
她们没有这个资格不断做事。
本来肃王府女人就少,要是忙没了,那一屋子的阳刚气,愣是没阴柔气压着便失了平衡,不吉利。
异能寻宝家 比迹
元卿凌回到宫中的时候,大魔还在,本来说住几天,但是听五五说那边出了事,他便留在这里等着,兴许自己能帮上点忙。
留在北唐这几天,他和徐一也成了朋友,知道了徐一牵挂女儿的婚事,就告诉徐一不需要担心,缘分早就定下来了,如果他不满意,大魔可以去找月老,让月老给糖果儿再物色物色。
徐一喜欢大魔的原因,就是他吹牛逼吹得跟真真似的,让人在那一瞬间对他信服不已,但事后想起,就觉得这牛逼着实吹得浮夸了。
大魔还拍着胸口说,三界之中,就没有不卖他面子的,他这张脸皮,值钱得很。
随着穆如公公的好转,宫中一切有序且规律。
穆如公公开始重新培训一批人,这是他目前认为最迫不及待的事,因为必须要培养几年,才能够送到皇上身边伺候。
而经过这一次,他也明白到自己的寿命不知道什么时候就到了尽头,一切都说不准,再努力保养身子,也抵不过意外或者是人心的算计,他必须要为皇上物色到最合适的人选。
宫里头不缺勤快的,聪明的,机警的,可当全方位考核的时候,他就总觉差点事。
唉,也是啊,哪里能找出第二个穆如和徐一呢?徐大人倒是年轻,能跟皇上好几十年呢,就是不知道他愿意不愿意净身。
赘婿神王 君来执笔
心里头这般想着,他不禁打量了一眼站在御书房外的徐大人,还是算了,得罪不起袁家。
晚膳,徐一回去陪家人,穆如公公伺候着帝后,孩子们各有各玩,晚膳是可以不吃的,反正宫里宫外,都不缺这口。
宇文皓叫穆如公公坐下来一起吃饭,穆如公公摇头,“没这个规矩。”
“朕的话你还不听了?”宇文皓板着脸。
“规矩就是规矩,没有做奴才的与主子一同用膳,”穆如公公瞧了瞧膳食,香气扑鼻,不知怎地就饿了,“但若皇上赐食物给奴才,奴才可以站着吃。”
宇文皓骂骂咧咧的,给他单独分了一份,穆如公公便兴高采烈地站在一旁端着,等皇上和皇后开吃,他也跟着吃起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