扣人心弦的都市小说 艾澤拉斯陰影軌跡 txt-44.臭海盜,你還說這不是私人恩怨?-【4/5】相伴

艾澤拉斯陰影軌跡
小說推薦艾澤拉斯陰影軌跡艾泽拉斯阴影轨迹
(为“向斐力欧之剑”兄弟加更)
德莱尼人们的黑科技工程学还是很厉害的。
作为一个发展超过五万年的文明,德莱尼人还是艾瑞达人,还快乐的生活在阿古斯世界的时候,他们就已经进入了群星探索的发展阶段,否则也不会遇到路过他们世界的远古纳鲁们,还被馈赠了神器。
不过从那之后,艾瑞达文明就开始走科技和魔法两条路线了。
他们本身的工程学水准就极高,再加上纳鲁的魔法黑科技协助,让这群德莱尼人技师们的水平,差不多是艾泽拉斯同行们的十几倍以上。
也就同样开始掌握泰坦黑科技的机械侏儒们能和他们比一比高低。
但看着人家都能娴熟的驾驭纳鲁飞船的份上,就算是机械侏儒们把已经化身数据幽灵的黑科技天才麦卡贡国王再请回来,也不一定是德莱尼人的对手。
总之,在这些老技师们的全力修复下,两个小时之后,这台被从卡拉波神殿拆回来的军团通讯器就恢复了运作。
在受难者奥图里斯和高阶猎手阿兰蒂恩亲自贡献出自己的邪能作为启动能源之后,这个很有恶魔风格的粗矿机器终于开始了运作。
这消息立刻惊动了正在“喝茶聊天”的一群大佬,维伦和艾泽拉斯的强者们纷纷赶过来围观这场跨越星海的交谈。
“阿古斯啊,我们的故乡,远在群星边界之外远隔无数个星系的古老世界。”
温和的先知是个很有风度的首领。
他很轻易的通过交谈和自己的气质在短短两个小时就获得了包括拉文凯斯大领主和愤世嫉俗的老鹿盔这样难搞的家伙的友谊和好感。
在一群人的注视中,这个据说已经活过了三万年的老德莱尼人喟然长叹,以一种怀念的语气说着古老的故事。
“我现在还记得我带着心向光明的族人们离开我们故乡的时候,那一天正好是艾瑞达人最重要的夏日祭的节日。
本该是整个世界最热闹的一天,黑暗却选择在那个时候降临。”
维伦语气悲伤的说:
“在看到黑暗泰坦伟岸的身影亲自出现于世界尽头,他的黑暗气息甚至遮蔽了太阳与群星的光,在它将黑暗的恩惠施加于阿古斯世界的天空时,我们就知道,我们要永远的失去我们的世界了。
那是灾难日。
那是所有德莱尼人心中共同的痛苦记忆。“
先知做了个祈祷的手势,周围的人也能从他的话里感觉到那种不加掩饰的痛苦,设身处地的想一想这样的事如果发生在艾泽拉斯,他们也会和先知一样痛苦…
不对,他们连带着痛苦的语气回忆过去的机会都没有。
毕竟艾泽拉斯可没有能载着一群流亡者逃入群星的黑科技飞船。
人家家底殷实的德莱尼人的世界被占领要叫“破产”,而艾泽拉斯被恶魔攻占的情况只能叫做是真的
“穷”。
这样想想的话,众人心中的哀悼便更上一层了。
“呃,如果非要说痛苦回忆的话,过去十几年里的屠杀难道不算吗?”
在这样一片哀悼的气氛中,布莱克很没眼色的吐槽道:
“我真的很好奇,维伦阁下,您究竟是处于什么样的心态才能在兽人掀起屠杀的时候选择不抵抗政策呢?
其他人只会无脑抨击您的软弱。
但我也是个先知,我知道您不可能没有预见到这个可怕的未来,是因为你觉察到了,一旦德莱尼人选择和兽人全面开战,就会导致欺诈者的邪恶阴谋得逞吗?“
“我维伦并不觉得布莱克的问题是一种冒犯,
或许是在过去十多年里他已经听多了这样的指责言论,他并没有试图给自己的软弱洗白。
在长久的沉默之后,他看向身旁的图拉扬和精灵们,他说:
“光是兽人的入侵就已让艾泽拉斯元气大伤,如果再加上一群被战争和邪能灌注的德莱尼人一起进入那个世界”
作为亲身经历过兽人战争,并且刚刚见识到了德莱尼人黑科技的大骑士和大法师们顿时悚然一惊。
如果先知说的话真的成为事实,恐怕东部大陆的人类文明现在早就没了,整个艾泽拉斯都会因此沦入战火。
维伦又用一种疲惫的目光看向布莱克,他说:
“正因为我们都是先知,我们都知道战胜燃烧军团的唯一希望在哪,如果我选择了带领族人像是兽人灭绝我们一样去灭绝他们,那样只会让我亲手毁掉唯一的希望。
我的族人们遭受了可怕的屠戮,我不会因此否认我的罪。
我余生的每一天都会在这种痛苦中度过,直到我在所有人的唾弃里回归德莱尼人的死后世界。
我会在那里接受族人们的审判。
而不管他们给予我什么样的惩罚,我都会欣然接受。”
“他们不会惩罚你,维伦阁下。“
布莱克摇了摇头,他说:
“以你这毁誉参半的一生和因你而起的恐怖灾难,我觉得你在死后会被丢入一座无法解脱的高塔里,
在那里承受最恐怖的折磨以此为一场从群星诞生时就开启的阴谋注入你的力量。
你的考量或许是正确的。
但毫无疑问,你也是这个古老阴谋棋盘上的一枚棋子,你亲手往死亡的世界送去了一百多万个亡魂…
你让生与死的天平倾斜。
但怎么说呢,如果连燃烧军团都是棋子的话,那你逃不开这个命运也不怪你。”
说完,海盗主动结束了这个话题。
但作为先知的直觉,在旁人只觉得布莱克这番话很感性很云里雾里的情况下,维伦却从海盗的话里听到了不同的味道。
布莱克似乎是在警告他,又像是在为他开解。
毫无疑问,海盗先知就在刚才为他做出了一个预言,但维伦必须花费很长时间来解读这些晦涩的话语。
“来吧,让我们联系上伊利丹大人,看看他现在在干嘛。“
布莱克回头对德莱尼技师做了个手势,后者犹豫了一下,看了一眼先知,在得到对方的允许后,他伸手将军团通讯器的开启拉杆拉了下来。
这个傻大黑粗又很奇特的机器立刻运转起来,作为为它供能的几名恶魔猎手立刻发出了有些痛苦的呻吟。
要完成远隔群星的交流,需要的邪能供给毫无疑问是个天文数字。
“忍着点,不行就轮换。“
布莱克上前对奥图里斯和阿兰蒂恩说了句。
两人摇了摇头,只是示意他赶紧加快速度。海盗也不迟疑上前抓起通讯器那类似于麦克风一样的玩意,放在嘴边。
他咳嗽了两声,便以非常纯正的恶魔语喊到:
“这里是军团前线世界德拉诺,我是末日霸主卡扎克陛下魔下副官,杀戮者布莱克!在卡拉波神殿通讯位点联系克罗库恩各军团营地!
现在发布一条重要警示!
一名伪装成纳斯雷兹姆的狡猾间谍通过该死的把戏混入了军团战线,卡扎克陛下已经得到了确切的消息,他目前正在克罗库恩附近活动,为他那该死又可悲世界打探军团重要情报。
以卡扎克陛下名义!
我要求克罗库恩各军团位点立刻逮捕你们所见的任何一个恐惧魔王!不管它们的身份,不管它们的军衔,不管它们来自哪里!
不要听它们的花言巧语!
那群混蛋最会骗人了!
用最灼热的邪焰烧它们!把它们丢入鬼母的岩浆池里!让恶魔猎犬啃咬它们!让小鬼烧穿它们的膝盖羞辱它们!
严刑拷打它们,直到确认它们的真实身份为止!
为了萨格拉斯大人与军团的征服,所有间谍小虫子都必须死!狼狠的揍那些恐惧魔王,恶魔们!你们是在为军团的伟业服务!
此行动造成的一切后果都由万恶又威猛的卡扎克陛下一力承担!
放手大干吧!
通信警示到此结束。
收到回复!“
说完,布莱克在一众“观众”们目瞪口呆的注视中施施然丢下了手里的恶魔麦克风,很快,一个接一个的回复代码出现在军团通讯器上方的邪能光幕中。
“你!你是不是恶魔伪装的?”
大骑士图拉扬惊呼道:
“你为什么这么娴熟啊!这真的是你第一次使用恶魔通讯器吗?“
“是啊,我也开始怀疑你的身份了,布莱克。”
死亡大领主拉文凯斯也语气古怪的说:
“一万年前的上古之战里,最狡猾的精灵间谍也无法像你这样游刃有余的伪装成恶魔下达如此邪恶的命令。
你的口吻,你的姿态,甚至包括你传递的内容,都很符合恶魔们的行事风格,它们甚至不会做出怀疑但为什么是恐惧魔王?
它们惹到你了吗?“
“瞧瞧你们说的这是什么话?”
布莱克扫视着眼前的所有人,他无法确定这群人里是不是有上位恐惧领主在伪装。
自从之前无法看破恐惧女王金泰莎的伪装之后,萨拉塔斯和他一直在研究该怎么分辨出这些该死的家伙。
只是目前还没有太大的进展。
因而海盗摊开双手,语气温和的说:
“我和纳斯雷兹姆们并没有什么私人恩怨,这只是纯粹想到了它们就拿来用了,而且以恐惧魔王们阴狠狡诈不吃亏的性格,一旦其他恶魔对它们发动进攻,它们肯定会竭力反击。
一场大范围的混乱会席卷克罗库恩地区,这也会给伊利丹的行动制造出机会,那个家伙确实很喜欢伪装成恐惧魔王行动。
毕竟在长得奇奇怪怪的恶魔们里面,也唯有纳斯雷兹姆们还有点人样子。”
“你确定这不是私人恩怨?“
在布莱克面前一直很沉默的希萨莉·黑鸦小姐姐突然开口说:
“看你眼中跳动的愉悦,我怎么感觉这就是私人恩怨呢?你可瞒不过我”
“喂喂喂,正式场合不要夹带个人情绪,大德鲁伊。“
布莱克耸着肩说:
“这样会显得你很不专业唔?这么快就有消息了?“
在他身旁的恶魔通讯器上响起了怪异的声音,那代表着阿古斯那边有一个恶魔据点在主动反向联系他。
布莱克抓起恶魔麦克风,接通联系,很快,对面就响起一个让在场所有恶魔猎手们忍不住欢呼的熟悉声音:
“这里是克罗库恩地区纳斯拉克斯要塞外围阵线,我乃军团先锋背叛者’,我已下令拘捕附近恐惧魔王,但那群杂碎向军团发起了反抗。
这足以证明它们心中有鬼!
我现在向德拉诺军团战争前线卡拉波神殿通报,请详细描述潜入军团战线的异星间谋的信息,协助我们进行抓捕。
等待回复。“
“嘘虚嘘,安静点,无数恶魔听着呢。“
布莱克回头对那些激动到要泪流满面,却因为眼睛瞎掉无法流泪的伊利达雷们做了个禁声的动作。
他咳嗽了两声,又以恶魔语回答到:
“据悉那个杂碎是一名很狡猾的狗东西,他不知道通过什么办法溜进了阿古斯,正在那里准备一场可怕的阴谋。
现在我们正在拷问他的同胞,以此获得更多信息,包括他发动阴谋的时间和地点,以及具体的内容。
背叛者!
你们抓到的恐惧魔王有透露出值得关注的信息吗?
“有。”
背叛者有些失真的声音从麦克风里传出,他以恶魔应有的狡诈残暴的口吻说:
“根据我们抓到的疑似间谍的混蛋的吐露, 他并不止一人在阿古斯活动,他手里还有一件很危险的武器,试图等待一个合适的时间发动它。
但这项计划需要得到他的同胞们的支持,据说是要寻找到一个可以直通阿古斯世界的军团传送门。
或者一艘具备阿古斯群星坐标的恶魔战舰。
目前得到的信息就是这些。
上级正在赶来亲自监督拷问工作,通讯到此结束!”
说完,那边干脆利落的“挂”掉了通讯,应该是伊利丹不愿意浪费太多时间要尽快离开他所在的位置。
但众人已经得到了足够的信息。
布莱克打了个手势,让恶魔猎手停止充能,又挥起剑砍在了眼前的通讯器上,将它彻底破坏,让恶魔们无法反向追踪过来。
他回头对身后众人说:
“听到了吗?
我们需要一扇可以直接通往阿古斯的传送门或者缴获一艘从阿古斯出发的恶魔战舰,这个活很难,相当相当的难。
但我们必须做到!”
“我们一定会做到!”
圣斗士星矢
受难者奥图里斯沉声说:
“伊利丹大人冒着生命危险在恶魔的大本营为我们寻找希望,我们绝不能辜负他!”
“嗯,不错,很有精神。“
海盗赞赏了一句,又扫了一眼皱着眉头正在和玛尔拉德低声讨论的维伦,海盗眼中闪过一丝怪异的光,他小声对奥图里斯和阿兰蒂恩说:
“做好准备吧,或许我们很快就会得到这个机会了,到那个时候你们一定要全力以赴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