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熱小說 硝煙下的緘默者討論-第四十九章鑒賞

硝煙下的緘默者
小說推薦硝煙下的緘默者硝烟下的缄默者
回到站里向北准备了五根金条装在一个档案袋里面,然后放在抽屉里,准备稍晚一些去找张三,让他去寺庙查探一下,以备无患,而商城里的那个人向北必须要把他处理,因为他总感觉这个人好像看出了什么,就是不知道这个人是直接向李显民汇报,还是棣属于韩冰来管理。
韩冰接到了通知不惜一切撬开廖京生的嘴,一定要在短期内把任务落实下去,不然可能会出问题,这是李显民对她的指示,也是必须要完成的任务,今天韩冰还没有去寺庙,在家里呆着,坐在椅子上,韩冰思虑万千,她在想要怎么才能完成任务,通过这两天的接触,她明白廖京生是个彻底的色鬼,从一开始就对自己有龌龊的想法,对于自己韩冰早就不在意了,毕竟自己的皮肉早就在心里认为不属于自己了,曾经的遭遇让韩冰不在意自己的身体,一个灵魂都死了的人,又怎么会在意自己的身体呢?李显民的要求,韩冰已经想到如何去办理,她准备晚上的时候去找廖京生,与他摊牌,用自己的身体换取李显民需要的情报信息,虽然这个代价很大,很龌龊,但是韩冰早已经别无选择,在家里打扮一番,把自己打扮的靓丽一些,一边打扮,一边泪水控制不住的流了下来,这是对自己的身世感到委屈,对于自己的工作感觉到耻辱,对于自己任人摆布的信念感觉到了悲哀,她本以为自己本就不应该在活在这个世界上,直到碰到了向北,当初李显民交给她的任务就是接近向北,趁机查一下是否有问题,但是通过多次的接触和向北对自己的态度,让韩冰心中对向北产生了很大的情感,甚至于无法自拔。
自多年前被人迫害,韩冰早已经失去了被人疼爱的资格,只有在向北身上,才感觉到了正常女人拥有爱情的感觉,所以,在李显民安排自己监视查看向北的时候,发现了他的一些问题以后,韩冰存了私心,把那仅有的证据销毁掉,她想在这一段时间里,享受一下女人的权力,可是,南京方面的人突然来袭,韩冰奉命找安全屋来进行安置这个中共的叛徒,这让韩冰一下子有些身不由己,本以为过去的事情已经过去了,她想要和向北继续下去,把自己最干净的一面给向北,可是如今已经不在奢侈了,李显民的任务如今只能再次依靠自己的身体来执行,擦干眼泪,韩冰知道一切回不去了,只能按照李显民他们安排的步伐一步步往前走,看着自己光滑的身体,一想到晚上竟然还要与那满脸坑洼的中年人苟且,韩冰的眼泪再一次落了下来,命运的悲催和人世间的苦难,仿佛在这一刻都压在了韩冰的身上。
向北在站里面一直呆到下午,也没看到商城里的那个人来站里面,也没有看到站里其他的情况,向北暂时的放下心情,但是就是不知道是否那个人会给李显民打电话吗?向北也说不准,但是现在顾不上那些了,今天必须要把那个叛徒解决掉,不惜一切代价,从抽屉里拿出来事先准备好的金条,从站里开车出去找张三办事。
隔壁的宿敌
李显民此时正站在窗口前看着向北离去,就在刚刚他接到了外面人的电话,详细的诉说了向北今天去哪里了,做了什么,而且表示怀疑向北有很大的问题,听完下面人的汇报,李显民也深思了许久,并不反对那个人的态度,所以他决定让人继续监视向北,真的如果有问题,他已经交代那个人了,就地击毙,而且不需要汇报。
城区内某处,向北的车停在那里,张三在副驾驶坐着,一开始看到向北突然找他,张三心中还挺意外,不过也没有考虑其他,跟着向北来到了这里,当看到向北递给自己的金条,张三就明白了五根金条,看来是要自己帮忙协助大问题,听完向北的话以后,张三半天没有说话,他在考量事情的严重性,也在思考是否同意这次的行动,如果答应了向北,那么一旦事情展开,自己讲没有退路,可能引起一些不必要的大麻烦,但是如果不同意,鉴于向北之前帮助过自己,才让自己有了如今的身份,是仗义重要呢,还是安稳重要,如果别的事情张三是不会考虑这么久的,但是要他去查探一个被军统人看守的不明身份的人,明摆着和军统对着干了,这也是自己非常担心的事情,向北也知道有些难为张三了,毕竟两个人并没有太多的深交。
“有些为难?没关系,如果觉得为难不好办,那就算了,我也不能强求”向北看出了张三的为难。
“说实话,确实很为难,你要说别的事情,我二话不说,肯定能办,但是现在你的要求,这不摆明让我和军统对着干了吗?军统可不是吃素了,如果最后出现大问题,查到我的身上,估计我一家子都不会有好下场,再说你不就是军统的吗?怎么需要我帮忙处理这件事情呢”张三也把心中的疑虑说了出来,确实很为难。
“我明白的你的顾虑,但是这件事情确实我不是很方便,具体怎么不方便,我不便多说,别的我也不要你做,你只要带人进去,查到那个人的具体位置后,出来告诉我就行,剩下的事情我会自己处理,至于你的难处我会想办法控制,绝对不会让你的家人出现特殊情况的,放心好,而且事成之后我会在给你五根小黄鱼”向北自信可以做到保护好张三的家人,让他无后顾之忧。
瀟然夢 小佚
“不是钱的事,是真的担心,毕竟和正规系统的人作对,让我很为难, 我也不多说了,我答应你的要求,你就说怎么办吧!但是前提是一定要确保我家里的安全,我自己到不在乎,毕竟像我们出来混得就已经把生死置之度外了,最重要的就是我的家人,如果你真的确保我家人的安全保证,我答应你的要求”张三思前想后同意向北的要求,他也在赌,如果这事过后自己安然无让,那么自己将会成为更加有力度的人,在哈尔滨将会更加畅行无阻。
“我保证”向北对张三做出了保证,同时交代张三如何如何处理这件事情,张三听在耳中记在脑海里。
“你现在就去吧,安排人利用你自己的办法,事成以后,我还在这里等着你的消息”向北估计事情不会很久,正好自己在这里等着张三的消息,然后再去告诉薛子文,让薛子文去执行。
“好,那我先去了,这个东西我拿着了,虽然我不想要,但是下面的弟兄我需要给人家一个交代”张三看来向北一眼,拍了拍向北递给他的东西,转身离去。
看着张三离去,向北坐在车里点燃一颗烟,静静等待着消息,在向窗外弹烟灰的时候,向北注意到在街尾处有个人注视着这里,坏了,向北认识这个人,就是商城里的人,不过不是之前那个收拾卫生的那个人,这是李显民派来的,看来李显民有戒心了,估计就是商城里那个人给李显民报信了,怎么办呢?他一定看到了刚才自己与张三见面的情景了,这个人必须除掉,想罢丢下烟头,向北下车,向远处走去,他打算兜一个圈子,趁人不注意解决这个人,果然在向北下车向前走去的时候,那个人跟了上来,继续监视着向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