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文筆的都市小说 輪迴路上 ptt-第四百六十二章 超市購物

輪迴路上
小說推薦輪迴路上轮回路上
林峰的灵魂解释,我不了解情况,我的灵魂附在刘雄的身上,就成了附体,附体其实就是人,是人就有障碍,什么阴性物质都看不清楚,唯有离开附体——人的身体,成了灵魂,就什么都能够看清楚。放眼一看,发现几万几亿的彩印冥钱焚化后依然堆放在山中湖畔,他唉一声说,山魈兄,这些彩印冥钱孤魂野鬼和风神怎么不要?
山魈说,这几万几亿的彩印冥钱焚化了也没有作用,在冥界的商铺根本不收,一文不值,所以冥界众生不要。你下次给我们施舍冥钱,千万不要焚化这种没用的几万几亿的彩印冥钱。
灵魂行者
林峰的灵魂点点头,就回到刘雄的身体上,也就是灵魂归位,他突然“醒”过来,就成了林峰附体。并站起来,把身上的灰尘一拍,举目四顾,再也看不见山魈了,因为他的灵魂附上人身,阴性的好多功能就失去了。
坏女孩
林峰附体回到刘家庄刘雄的婚房内,人很疲惫,他把开水瓶里的水兑在盆里稍微一洗,倒床就睡,一会儿就打起呼噜。
林峰附体入梦,其灵魂离开躯体到屋外去了。
汪思思的灵魂麻利闪进婚房内,附在床上刘雄的身体上,便成了汪思思附体。
まんじゅう
半步沧桑 小说
汪思思附体立马下床,再次梳妆打扮,从柜子里找到那顶落满尘埃的假发。她几拍几拍,自以为拍干净了就戴在头上,走到穿衣镜前一照,觉得挺漂亮,便微微一笑。再一看,自己附体的指甲太长,又找一把剪刀慢慢地剪,那指甲壳儿一片片像细小的花瓣一样落下去。
忽然,林峰的灵魂从外面飘进房里,发现那附体不再躺在床上,而是被汪思思的灵魂抢走了,他气不打一处来,蹑手蹑脚地来到汪思思附体身后,出其不意地伸手掴了她两耳光。
随着“噼噼”两声响过,那左右脸颊各留下一个巴掌印,五个指头的印痕还依稀可见。
汪思思附体从穿衣镜里看得清清楚楚,她知道这是刚刚赶回来的林峰的灵魂在揍她。由于她成了汪思思附体,观察阴性物质就存在障碍,也就失去了观察鬼魂和听鬼魂说话的功能,这会儿自然看不见林峰的灵魂。
林峰的灵魂却能够看见她,也能够听到她说话。只见汪思思附体拿着剪刀在房子里胡乱挥舞穿刺,嘴里嚷道,林峰,你赶快滚蛋,我现在是人了,你是鬼魂,鬼魂都怕铁器,我手里的剪刀便是铁器,要是碰到了你,伤到了你,是你自找苦吃,别怪我汪思思下手太狠。刘雄的身体再次被我的灵魂附上了,你休想夺走,你快滚快滚……
林峰的灵魂一听心里很不舒服,骂道,这是老子的家,你滚。你赶快把刘雄的身体还给我,否则我对你不客气。
汪思思附体听不见林峰的灵魂讲话,依然拿着剪刀在房子里胡乱挥舞穿刺,那剪刀毕竟是铁器,它本身虽然难以伤着林峰的灵魂这个虚幻之物,但是它的磁场形成的铁分子像密密麻麻的箭镞辐射出来,却很容易伤着林峰的灵魂。林峰的灵魂已经感到针扎般的疼痛,他受不了啦,遂落荒而逃。
汪思思附体感觉到林峰的灵魂离开了婚房,她静坐一会儿,抽开屉子,发现一只皮夹,打开看,里面有一沓钱,一数,刚好400元,她便将皮夹放进自己上衣的贴胸荷包里。汪思思附体微笑着自言自语,我正想买口红、指甲油、面霜,还有坤包,现在不愁钱啦!
于是,戴着假发的汪思思附体出了婚房,走一段乡道土路,便到镇上乘车赴东吴县城,之后就在一家商品琳琅满目的超市里穿来穿去。
有的顾客盯着看,在其背后指指点点,嘀咕着,猜不透汪思思附体是男是女。说是男嘛!其乌发披肩,好多人都辨认不出,也没有注意到那是假发;说是女吧!那面孔和眉毛,还有嘴唇、鼻子,特别是凸出的喉结,看上去分明就是男人。
汪思思附体到超市的百货架上取了口红、指甲油和面霜,一个导购员递给她一只小花篓装着。
随即她又到皮具货架选了一个鳄鱼皮坤包,然后打开链子,正要将小花篓里的物件装进坤包里,一个导购员马上制止她,说没有付款之前,不许装进包里。
汪思思附体便把坤包丢进小花篓里一并拎着到收银台付账。收银员一样样地对了物件,然后输进电脑算价,一共1350元。
收银员望着面前这个既像男人又像女人的汪思思附体疑惑地瞪大眼睛说,给钱。汪思思附体摸出衣荷包里的皮夹翻找出钱来讲,钱不够,我只有400元。这点东西咋这么贵?收银员回答,光一只鳄鱼皮坤包,就是1140元,其它的不算太贵。
汪思思附体说,那我只有把鳄鱼皮坤包退掉,再换一只便宜的人造真皮坤包。收银员示意汪思思附体去退换。
汪思思附体把小花篓里的鳄鱼皮坤包拿出来,径直朝超市里面的皮具货架走去。
她刚走开不远,收银台这儿的一个等候付款的顾客顺口对收银员说,那个乌发披肩的人到底是男是女,我真是断不死。
收银员古怪地一笑,听她说话是女人腔,应该是一个妇女。顾客眼珠子一挪,那也奇怪了,我看见她的喉结那么高,一般女人没有那么高的喉结。收银员催促道,别管其他事,付款。顾客掏出钱包回话,好的。
同一天,东吴县峰峦纵横的一处,山神和土地神对坐山林中的一张石桌正在下围棋,花神和草神分站两旁观看。山神放的是白子、土地神放的是黑子。这时候,白子被黑子围困,山神蹙眉,在考虑该怎样下子突围。
突然花神感到有一只手拍他的肩膀,回头一看,是林峰的灵魂,便抬手一摇,示意他不要说话,因为山神和土地神正在下棋。
林峰便把花神拉到一边,悄声说,找山神有事。花神也悄声讲,你等等,山神爷爷这一局棋有可能负于土地神,他正着急。
刚放下一粒白子的山神抬起头看见了林峰的灵魂。林峰的灵魂便走拢去。山神问,你有什么事吗?林峰的灵魂回答,山神爷爷,我又来求您搬救兵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