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玄幻小說 都市極品醫神 線上看-第8256章 吞天術鑒賞

都市極品醫神
小說推薦都市極品醫神都市极品医神
老麒麟的缺憾,就是在此,若能再进一步,说不定就能护佑下当年的一族!
甚至自身也不会陨灭。
叶辰曾在梦中见到过那头九彩麒麟征战苍穹,无敌之姿惊世,连伐天的整座战场都是被它的铁蹄踏碎!
“那是麒麟一族的老祖……”
“还是,未来的画面,是小麒麟的风姿?”
叶辰有些恍惚,那碎片般的记忆涌入,就连任非凡似乎都受伤了。
“主人,你在想什么?”小麒麟歪了歪头,唤醒了神游的叶辰。
叶辰轻叹一声,摇摇头:“没什么,想到了一些未来的事罢了。”
小麒麟也是低下了头:“我会努力成长,保护你。”
“我要在此期间变强,跟上你们的脚步,征战万墟!踏上无无!”
小家伙信誓旦旦道。
“阴阳雷法,还有那吞天术是什么?”
叶辰问道。
小麒麟也是摇了摇头:“这是我族传说之中的无上存在,在万古前就已经近乎失传了……”
“据说可以天地熔炉熬炼肉身,达到不死不灭的境地,炼至大成,可吞诸天!”
这种霸道的无上法,早在万古前就已经失去了踪迹,更不晓得是何人所创,一旦在这一世出现,恐怕会引起轰动吧?
“这圣泉之底,有一座圣城!”
小麒麟似乎觉醒了一部分记忆,也是顺着那七彩神虹接引的道路尽头,缓缓开口道:“就是那里!”
一炷香的时间,叶辰与小麒麟便是赶到了那所谓的圣城!
在他们的身后,泊君等人的战斗痕迹已经许久不闻,仅是偶尔有波动传来。
“没关系,我们已经离开了那封印之地,父亲留下的印记应该快要消散了……那道虚影,不会追来!”
这也就代表着,老麒麟的执念彻底消散世间,是真正陨落了,再也不可寻。
“圣城……”
望着眼前血泉之底的巨型城池,这也是昔日混沌麒麟一族的栖息地,如今却是被朦胧的血气之力弥漫,其中空空荡荡,再无任何生命波动。
“已经是一座死去万古的孤城了。”
小麒麟的眼神有些落寞,但很快便是恢复了平静:“麒麟金榜之上留名,便是能取得传承之力,阴阳雷法。”
两人一路畅通,来到一座高大百丈的石碑之前,岁月的侵蚀,那斑驳的碑体已经呈现出血红色,其上一道道姓名篆刻,乃是昔日麒麟一族年轻一辈的至强。
叶辰眸子微眯,发现这麒麟金碑竟然和天君封神碑极其相似!
难道是同一人打造?
“嗯?榜首……是秋风!”
秘婿
叶辰望着那褴褛的金印字迹,有些默然,万古前的年轻一辈天才,都是那般风姿,足以比肩太神前辈的存在!
可惜,时不待人,即便修为达到无量境九层天,面对的恐怖,却是连仙帝都无法抗衡的存在,可悲。
“那是我大哥……”
“据闻是死在了雷音寺论道之巅,那时的我尚未出世,没有见过大哥的无上风采。”
小麒麟有些感慨,苦涩道。
叶辰却是笑了笑:“他很强,年轻一辈,已然登临了无量境!”
“太神前辈你见过,你哥哥或许不弱于他!”
小麒麟眼眸之中泪光闪过:“咦!主人见过他?”
“当然,我去过那片盛世,在幻境里……也曾与你哥哥曾饮酒论道。”叶辰轻声道。
小麒麟攥紧了双拳,却又是很不自信的放下,他苦涩道:“放在从前,恐怕我连金榜留名的资格都不曾具备。”
“不过是万古前的考验罢了,如今麒麟域的气运尽数凋零,这东西,只代表了曾经的辉煌而已!”
小麒麟也是长叹一声,旋即一股强横的力量自其体内涌动。
吼!
低吼震天,漫天的紫芒汇成一道道神则入体,小麒麟的拳头之中蕴含了大道之力。
“是全族英灵的期盼吗?”
叶辰喃喃自语之际,小麒麟一拳已经轰击在了金榜之上。
咔嚓!
高达百尺的石碑开始缓缓碎裂,小麒麟却是大喝一声:
“万古前你们败了,今日我不会败,我要让混沌麒麟一族超越昔日荣光!”
轰!
大道之力崩散,瞬间便是将那异常坚固的石碑碾成齑粉。
嗡!
瞬刻间,天地共鸣,无数的喊杀声此起彼伏,叶辰像是回到了曾经那片伐天战场之上。
“业障,破!”
小麒麟怒喝一声,无数的幻象消散,寂静的孤城之中,一道光芒冲天而起。
嗖!
嗖!
嗖!
几道神则打入虚空之中,化作三页金色的篇章漂浮,那是麒麟一族真正的传承之力。
“阴阳雷法!”
小麒麟身形一闪,掠至虚空将那三页金字篇章揽在怀中,向着叶辰笑了笑。
“果然,对于吞天术的记载,仅有半解!”
小家伙将经文抛给了叶辰,三页的金字篇章,尽是关于阴阳雷法的记载,对于吞天术,仅有最后寥寥数语。
“天地熔炉,熬炼己身。”
“海纳百川,化脉冲天!”

精品都市异能小說 都市極品醫神-第8238章 神秘廟宇閲讀

都市極品醫神
小說推薦都市極品醫神都市极品医神
“那里有争斗,难道是麒麟域宝物坠落?”
一时间,在附近的武者都是感受到了异常的波动,纷纷赶往事发之地。
而此时正处在风暴中心的叶辰却是有苦难言,这看起来随时会崩碎的古矛,却是有着无匹威势。
咔嚓!
九天之上,又是一道紫色劫光闪现,倒映着那充满杀意的神圣长矛。
血凰族女帝的声音再次传来:“那家伙似乎和混沌麒麟有些关联,你不是之前在混沌麒麟身上得到了一些传承吗?”
“可以尝试,不然其他手段很难与之抗衡!”
“好!我试试”
叶辰眸子一凝,双掌合十,在那掌心的旋涡处,一道道紫色的雷霆环绕喷薄,将他包裹其中。
咔嚓!
九天之上的紫色劫光像是生了眼睛般,不再肆意挥洒,而是盘旋凝成一挂长河,向着叶辰奔涌而来。
轰!
“混沌麒麟秘法,混沌麒麟传承,你是……”
紧要关头,那破烂长矛的威势已然无法敛去,悍然轰击在了倾泻而下的紫色长河之中,整座空间都是遍布雷息,紫色的电芒化作一柄柄锋刃切割。
黑夜游行
嗖!
数道强横的气息纷至踏来,其间赫然有着不少熟悉的面孔,若叶辰在此,定能瞧出,正是泊君,九首蛟等人。
“咦,那紫色的劫光不知为何异动,这里与麒麟域的坐标可不吻合……”
九首蛟开口疑惑道。
异象消失,呈现在众人眼前的,仍旧是那一片茫茫的焦土,别无他物。
泊君也是眉头一皱:“或许是我们多虑了,只是肆虐的劫雷恰巧坠下,将此地空间绞裂罢了……”
……
而此刻,隐匿的空间之中。
“轮回之主,原来如此……”
半截破烂长矛传出一声轻叹。
等到叶辰再次回过神来,耀目的紫芒早已不见,仍旧是黑压压一片的前路,黯淡之极。
再次四下环顾,除了那片早已泛黑的焦土废墟之外,一切归寂。
叶辰抬起手中的剑望了望,先前战斗的迹象仍在。
“西北方!”
保持高度戒备的叶辰继续向着血凰族女帝所言的方位靠拢,愈是接近麒麟域腹地,此间景象越发诡异起来。
不知何时,眼前出现了一缕指引前路的微茫,与自己要去的方向吻合,仿佛天地为他开了一线生门。
“这些人的着装,好生奇怪……”
叶辰不禁有些纳闷,并未听到有交战的声音,此地怎么会多出如山般的尸骸?
看情况,也不过是死去不久。
轰!
一颗如山岳般的星辰坠下,有的砸入地面,方圆百里化作一团废墟,深黑一片,无尽的星辰吞噬之力还在蔓延,逐渐荒芜……
紧接着是无数的星辰爆碎,远在天外的化作一团光芒消散,靠近的则落入叶辰所在的深林,爆炸之声隔着千百里,连他都是神魂都是微微一震。
这是多么恐怖的一片世界!
嗖!
无数道强横的气息交织,空间瞬间塌陷,几道剑气惊天而起,恐怖的剑意瞬间笼罩万千星辰,竟是化作拇指般大小坠地,宛若雨入尘埃,不再掀起波澜。
“好恐怖的意志,连这等凶象都能翻掌间消弭于无形!”
叶辰握着轮回天剑的手紧了几分,即便是任前辈的手段,也不过如此吧?
他的脚步不断加快,在那密林的深处,一道人影瘫倒在地,周身宛若陶瓷般晶莹,但却是斑驳裂纹显现,稍一触碰,就会化作一团尘埃。
“你来了?”
中年人眉心处凝有两点火芒,相互交织,汇成一道符文,他含笑对着叶辰问候,后者却是眉头紧皱,翻遍脑海之中,也没有想起与眼前之人有过丝毫交集。
完完全全的陌生人,但为何又这般……熟悉?
“我们见过么?”
喜樂田園:至尊小農女 嬴小久
叶辰停下脚步,望着眼前这个几近完全崩碎,即将陨灭的男人。
对面的中年人笑了笑:“或许吧,你来得早了些,现在的轮回之主,难堪大任……”
言语之间,却是令得叶辰更加迷惑。
“把我埋在此地,我们还会再见的,那时候你会明白!”中年人眉心处的两点火芒印记缓缓散去,嘴角浮现的笑意陡然间凝固,化作一捧尘埃。
叶辰轻轻点头:“相遇即是缘分,一路走好!”
手中的轮回天剑画地为牢,伶俐的剑意隔绝了气机,将中年人陨落的地界封印,随手抹去了痕迹。
再望眼瞧看,有的仅是一片苍茫焦土而已。
叶辰继续上路,循着那微芒的尽头处掠进,终于在半日后,他走出了那一片令人压抑的深黑密林。
“这等诡异的凶险之地,怎么会有佛门圣地?”
尽头处,乃是一片青绿的山地,依稀听闻其上的钟声不绝,鸟兽齐鸣,一片祥和之景。
一步踏出,天堂地狱,判若两界!
“快!了尘大师的论道快要开始了,将会决定九天神炎的归属!”
“钟声已经敲响了五下,九九归一,我们要迟到了!”
竟然都是无量境,还有……一些甚至是无量境中后期!
叶辰瞪大了眼眸,这可是太上世界都极其不弱的势力,竟然在这一片青山脚下见到许多,其身后缭绕的大道气息,那是将自身彻底融于大道的象征!
一时间,叶辰的身后涌现出众多的武者向着山巅迈进,就在他惊讶恍惚之际,一个下山的小和尚迎面与他撞了个满怀!
“咦,明明没有感知到有人啊,这位施主,不要紧吧,小僧冒犯了!”
小和尚起身,急忙对着叶辰弯腰道歉,满目歉意,叶辰这才注意到,眼前的小和尚双目无神,是个盲人!
“敢问小施主,打何处来?”小和尚双掌合十,笑问道。
叶辰一时语塞,对面的小和尚却是轻轻一笑:“想必这位小施主,也是为了九天神炎而来吧?”
暗之烙印
“九天神炎,都已经人尽皆知了么?”叶辰眸子微眯,他的确是来寻神炎无疑,可这不是帝炎么,这等绝密到了山门之中,竟像是普通之事一般寻常。
“家师了尘,已经在恭候各位了,只需通过考验,便能够带走神炎!”
小和尚摸了摸自己的头,像是想起来了什么事情,当即便是道:
“小施主一路向上便可以,莫要耽误了论道时辰,小僧还有要事在身,便先谢过施主不追究了!”
言毕,又是对着叶辰鞠了个躬,健步如飞般踏阶梯而下,掠向远方。
轰!
一层层的大道之音夹杂着钟声传出,莫名的威压令得叶辰心头一紧,赶忙定神,再瞧看之下,自己竟是又回到了山脚!
一路攀行,又回到了原地?
“这力量似乎和爷爷当初和羽皇古帝对抗时的力量有些相似!”